色花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224|回复: 0

我的美艳妈妈3

[复制链接]

9

主题

21

积分

33

花币

0星会员

Rank: 2

积分
21
发表于 2018-8-15 09:43: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三章 第一次打飞机

    听到这个声音,徐胖子宛如打了鸡血似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对我说道:

    「下流枫,快!快关视频,我妈来了」。

    随后他便把他手中那具被揉捏得不成人形的充气娃娃塞进去盒子里,紧接着

    扔进去床底,匆忙地整理了一下衣服,把衣角拉到裤子下面,想要掩饰他的小帐

    篷。

    而我在听到这个声音时,也同样晃神了,要不是徐胖子拉了我一下,恐怕我

    已经呆在那里了。一时情急下,把电脑机给关掉了。

    好在徐胖子有经验,快速地从上面书架中取出几本漫画书扔到桌子上。看这

    架势显然不是一两次发生这种突发状况了。

    房门缓缓被打开,一位身穿浅粉色的蕾丝修身连衣裙的美妇走了进来,美妇

    看上去十分年轻,顶多三十出头,粉妆玉琢的俏脸上看不到任何岁月的痕迹,波

    浪微卷的棕褐色长发披露在肩前,一双泪汪汪地眸子里楚楚动人风情万种,令人

    魂牵梦沉迷其中流连忘返。

    美妇的连衣裙设计似乎是专为性感而生,前胸的V字开领口,把一对丰满高

    耸的美巨乳挤压出一道深不见底的乳沟,轻薄的纤维纱衣材料束缚着的这对乳球

    岌岌可危差点没被撑暴。就按照目测的尺寸来看,刚刚电脑里AV视频的那个美

    少妇人妻都要甘拜下风,这到底是如何的一对凶器啊。

    脖子下那片粉嫩玉润白皙的肌肤上,挂着一条银色的钻石项链。细长的链条

    直接垂落,象征着永恒意义的钻石正好掉落到深邃的乳沟中间。曼妙娉婷袅娜的

    纤细身材被窄身的长裙紧紧包覆,挺翘的丰满臀部把裙摆高高托起,狭窄的裙内

    空间下,露出两条嫩白修长的美腿,小巧的玉腿上没有丝毫的赘肉,那双可爱的

    脚丫此时正踩着一双高跟拖鞋。只是这拖鞋的后跟非常高,一般来说即使是高跟

    拖鞋的后跟都不会特别高,不过这双拖鞋的后跟居然高达十几公分,这样子难道

    走起路来不会觉得咯脚吗?

    但不得不说,高跟鞋的诞生似乎完全是为了眼前的美妇而设的一般,在高跟

    鞋的衬托下,将美妇的身材更显绰约多姿。刚刚因为美妇的声音吓得瘪掉的肉棒,

    在见到美妇的那一刻,霎时再次耸立了起来,而且比刚才看到AV里的美少妇人

    妻的身材时更硬。

    「小沛,在房间里怎么也不应一下」,美妇温腻柔和的声音,真的让人如沐

    春风。「咦,小枫也在啦,怎么都不出声呢」。

    「温……温阿姨」,我吞了吞口水,尽量把自己的理智控制好。

    「我们刚刚在看漫画呢,一时看入迷了没注意」,还是徐胖子反应够迅速,

    把早已准备好的说辞讲了出来。

    美妇看了看桌子上的漫画书,不疑有他,便没有过多怀疑。毕竟两个初中生

    在房间里能干什么坏事,任天下的父母都不会乱把自己的孩子往坏处里想的。除

    非是发现了什么。

    于是说道:「来多看看书,别一放学来就知道玩」

    「知道了……」,徐胖子瘪瘪嘴,显然是没听进去,「对了,妈,今天你怎

    么来这么早?」

    美妇正是徐胖子的妈妈,温婉婷。是市里一间连锁的私人医院集团的董事长,

    同时兼任着总医院的院长一职,乃是本市最出名的妇科权威。曾经在瑞士医学界

    有着响彻名声的医学奖得。而且她还是本市的妇联会席,这里任何一个名头,

    都不是我妈妈一个小小的副校长能比的。

    「医院没什么事了,我就来陪陪我的乖儿子咯,你不是整天说我和爸爸只

    会在意工作,都不理你吗」

    「才没有呢……」,徐胖子仿似乎被讲中了心事,有些不大好意思。

    温婉婷头上光环是极为耀眼没错,可是想要维持这些名头都必须投入大量的

    时间,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既然精力都给工作,家庭就自然无法顾及了。所以

    徐胖子几乎都很少能见到他的父母,只有我才知道其实他的心是很寂寞的。

    「好了好了,正好小枫也在,今天就留下来吃饭吧」

    「啊……我……」

    没等我说下去,徐胖子就一把手搭在我的肩上,说道:「我什么啊,就留在

    我家里吃吧,我想你现在也不想要家吧」。

    徐胖子向我投过来一个眼神,我知道他的意思,徐胖子说得没错,虽然我在

    政教处已经被妈妈训了一顿,可是以我对妈妈的了解,她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

    我的,家也是挨训,还不如能拖就拖。最好是能拖到妈妈遗忘掉这件事,不过

    那是不可能的。

    「那好吧……」

    「阿姨也很久没下厨了,今晚就给你们露两手,不知厨艺有没有退步」,说

    完转身往门外走去。只是在转身的刹那温婉婷眼角的余光在我的下身掠过,那早

    已被撑成金字塔的部位被她收在了眼底,顿时娇躯微微一颤。

    我似乎心有所感,抬头望向温婉婷,只见她在关门的瞬间,嘴角露出一道适

    心的笑。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道笑容很是诡异,直觉告诉我这笑容背后意有所

    指……

    「呼,好在妈妈没发现什么」,温婉婷刚离开房间,徐胖子便一股脑地坐落

    到椅子上,一副松一口气的模样。

    「刚刚你的动作很熟练啊,看来你似乎整天在房间里做坏事吧」,我的目光

    看向床底,坏事指的正是徐胖子对充气娃娃干的那些龌龊事。

    「切,才不是,那是我临时反应得快好不好,再说了平时我妈又不经常在家,

    至于我爸你也知道的,谁会随便进来我的房间?」

    「我才不信」

    「不信就算,对了,那个AV你还看不看,我妈下厨应该没那么快做好的」

    「还看个屁,万一温阿姨突然再进来怎么办」

    「怕什么?不就是看AV而已,大不了被骂两句而已」

    「你当然是不怕啦,温阿姨这么温柔,我妈可是不同啊,到时温阿姨打电话

    告诉我妈,我可就真的得离家出走了」

    「对哦……我都忘了你妈了」,提到我妈,徐胖子顿时脸色变成了悻悻然。

    看来他对我妈的阴影也不小啊。

    「我们还是看漫画吧,我先上个厕所先」,说着就起身,往房间的卫生间走

    去。像徐胖子家这样的超级豪宅,可不止只有卧室有卫生间,除了书房外,每

    一个房间都有个独立卫生间。

    「哦,我刚好在买充气娃娃时,顺便让那个日本朋友帮我买了几本的海

    贼王」,忽然徐胖子好像想起了什么,「嗯?啊!!等等啊,刚刚佣人阿姨告诉

    我,家里厕所的管道堵住了,除了我妈房间的独立卫生间的管道是另外设立外,

    其它的卫生间都不能用了,你去我妈房间里上吧」

    「噢……好,我知道了」,随即走出了房间。

    徐胖子父母的房间自然是卧室,面积上比徐胖子的房间要大一点,略显豪

    华的装饰遍布房间的各个角落,有种让人看上去有种独具一格的优雅,高贵深蕴

    其中,虽是奢华不显俗气,十分有雅调。

    不过在我第一眼看来是十分豪华舒适没错,可第二观感时,就觉得房间里少

    了些什么,好像以前那些寂缪古老的皇宫一样,空荡荡的没有一丝温暖的感觉。

    若是我住在这样的房间里,肯定连一天都呆不下去。

    真不知道温阿姨是怎么住下去的。当然了,这里又不是我家,我可没资格评

    论什么,论哪一方面,都不是我家能比的。

    我笔直地走进卧室床对面的卫生间里,迅速地掏出早已充血硬梆梆的硕大肉

    棒,放到了洗手盆上面用冷水淋洒。刚刚看完AV时鸡巴就已经硬到不要不要的,

    虽然被温阿姨的声音惊吓到软了下去,但随后见到温阿姨那性感火辣风姿绰约的

    曼妙身材,即刻才微微软下去的鸡巴便又再次耸立了起来,甚至比看AV的时候

    更加坚硬,而且一直高居不下。

    刚才我一直故意站偏到徐胖子后面,就是为了想掩饰我裤裆处的金字塔,只

    是不知道温阿姨没有看到。旋即温阿姨一离开我再也顶不住了,理智线快要崩溃

    掉了,如果不赶紧用冷水浇洒压制,我真的不知道会干出什么样的丑事。

    冰凉的冷水溅洒在鸡巴上,还有被我的手拨洒到脸上,心底的火热渐渐被浇

    熄,我也恢复了思考的能力。冷静过后的我,望着洗手盆上面的镜子。

    湿答答的水珠滴落,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暗骂我到底是怎么了,不单止对

    自己的亲生妈妈起邪念,怎么连好朋友的妈妈,我都起这么大反应。难道我被淫

    魔附体了?亦或是我本身就是个大变态。

    如果不然,我为什么会控制不了自己的思想,胡乱起欲望?我宛若抓狂似的,

    用双手狂抓自己的头发。我不知道是,其实我的症状是很正常的,弗洛伊德说过:

    『青少年是一个身心骚动的阶段,蛰伏的性和攻击驱动,感觉要摧毁自我』。典

    型的青少年性烦恼焦虑症。

    是很多青少年迈入发育期都会面临的问题,只不过是因为我的家庭原因,对

    于这方面认知较少,又不懂得和其他同龄人那样可以是撸管打飞机解决。

    一味地靠冷水和理智克制是不行的,性欲这种东西是会累积的,只能疏不能

    堵。而且我的体质又异于常人,从中医的角度讲,我这算是阳气过重,火气上升,

    血气旺盛。

    这样的情况下,别说是见到妈妈温阿姨的身体起反应,即使是一个普通的女

    人站在面前,只要露出一点点关键部位,都会引起燥热。其实我这算是不错的了,

    要是换做一般人跟我一样的症状,早就不知干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了。

    当然了其他人也不像我家那样管得那么严,可以从其余的途径解决嘛。

    或许是乱抓乱动的动作幅度有点大,忽然无意中好像勾到了什么,霎时有一

    块东西落到了自己的头上盖住了我的眼睛,同时还有一道黑影从眼角落下。

    一股扑鼻而来的气味让我微微一愣,待我从头上把物件取下来后,整个人几

    乎石化了。

    这个……是……女人的文胸?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手上的紫黑色蕾丝薄纱深V文胸,性感的纹案绣在两块钵

    体形状的罩杯上,望着被自己两只手各一边完全张开都无法握住的半球罩,这到

    底得多大的巨乳才用得上这么大的胸罩?

    你是不是想问我连A片都没看过,怎么可能会知道文胸?拜托,这是什么世

    纪了?虽然没有关于色情方面的书籍,但是一些杂志还是有的吧,上面的封面女

    郎时常都是穿着文胸出镜的。加上大街上走过经过总会看到一两家女性内衣店吧。

    要是这样我都还不知道文胸是女性的内衣,我就真该一头撞到墙上死掉算了。

    突兀想起刚才落下来的黑影不止一个,随即我便向地上眺去,果然平滑的名

    贵瓷砖上躺着的,正是一件与我手中的文胸配套的,同样紫黑的颜色,蕾丝花纹

    镂空系带女性丁字内裤。这样淫隈性感设计的内衣,对于青少年,不对是对于所

    有男人来说都有着无可媲美的杀伤力。尤其是对于我这个懵懂无知的青少年来说,

    杀伤力更是超越核弹级的。

    我的大脑早已一片空白,弯身捡起时的手都是颤抖着的。一手一边胸罩和内

    裤,感受着从手里传来的美妙触感,还有临近散发在空气中的淡淡熟肉幽香刺激

    着鼻蕾。一股汹涌的热血瞬间暴涌【g,多音字为免大家读错分开】,

    我觉得我的意识即将要爆炸了。

    刚刚别冷水冲刷后,复的冷静情绪再一次被牵引,胯间的年轻肉棒坚硬地

    肿胀起来,过于坚挺的耸立几乎把长裤的弹性缩丝腰头撑到脱离腰身。或许是鸡

    巴被裤头的弹性紧捆来的摩擦,弄到了包皮。

    短暂的痛感让我倒吸几口凉气,下意识地把鸡巴拉出裤子与内裤外面,由于

    我拉出鸡巴的举动是无意识的,忘记我的右手上面还拿着一条小内裤了。霎时透

    明的薄纱蕾丝纤维质感与我的鸡巴进行了最亲密的接触。

    丝微的凉意与那极为柔顺的质感,仿佛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使我彻

    底埋没了理智,陷入了疯狂。我忆起了AV里的最后镜头,那个年轻人双手抓

    着鸡巴不断上下动作的画面。双手不自禁地抓住了鸡巴,连同我手上的蕾丝胸罩

    和丁字小内裤,一同缠绕在肉棒上面,包裹着我的鸡巴。

    大力地揉搓起自己的肉棒,脑中顿时出现了刚才AV里的美少妇人妻的身影,

    那姣好的身材,自慰时的淫荡模样,妩媚迷离的眼神撩动着我的心弦。我甚至幻

    想到自己化身为那个年轻人,突破了墙壁的界限,移动到了美少妇人妻的身前,

    向她扑了上去,将她压倒在床上。

    吸允,探,轻揉,不由得我的呼吸都开始急促了起来,身下的动作更加地

    激烈,仿佛美少妇人妻的那对巨大乳球就抓在我的手中,被我狠狠地蹂躏,揉搓。

    「噢……喔……」

    嘴里发出阵阵低吟,无尽的快感涌上心头,我觉得我就要爆发了。呼吸变得

    越来越急促,鼻息也越来越来重。

    「我……要……我要……」

    忽然我脑海中,那个美少妇人妻的身影一阵变幻,居然变成了妈妈,那个严

    厉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妈妈此时在我的身下恬不知耻地向我抛着媚眼,一副任我

    采摘的模样。胸前的雪白巨乳被妈妈用被子遮掩了一半,肌肤玉润光滑的酥肩完

    全袒露在了空气中,一双修长丰满的美腿落到了被单外面。这样半遮半露的样子

    更让人兽血沸腾。

    在我已经克制不住,想要扯开妈妈身上的被子,对妈妈施暴时。画面再次一

    转,妈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竟然是徐胖子的妈妈,温婉婷温

    阿姨。没想到那个温雅娴熟柔似水端庄漂亮的温阿姨,此时正一副搔首弄姿娇艳

    欲滴的样子,两条美腿不断地在摆动变换着姿势,纤纤玉手伸出一根食指放在了

    娇嫩的樱唇上面,微微轻沾的唾液闪耀着摄人心魂的光泽,一张一之间,温柔

    地吐出馨香的气息。

    想到此,我的脑门几乎脑充血,双眼全是血丝,「我不行了……哦……啊

    ……!!」,随着我发出的最后一声低吟,顿时再也忍不住了,腰间一麻,狰狞

    的巨大龟头颤抖着井喷出一道乳白色的液体,而且这还只是前兆,紧随着龟头再

    一次轻微颤动,第二波的精液从马眼里溅射了出来,甚至比第一炮的量还要多。

    整个过程持续了一分多钟,我已经记不清我到底射了多少精液,大量射精的

    快感充斥着我。我感到一阵虚脱,大口的喘息着。射出精液后的我渐渐冷静了下

    来,恢复了理智。

    待我低头看去,顿时吓傻了,不知何时与肉棒捆绑在一起的胸罩和内裤,此

    时被一片乳白色的海洋覆盖,黑紫色的花纹到处都是浓稠精液的痕迹,一股浓郁

    的腥臭味传来。

    这可怎么办?我又不傻,既然是放在卧室卫生间里的女性内衣,只能是温

    阿姨的。我竟然用温阿姨的内衣做出这种淫亵的事情,我……

    要是被温阿姨知道了怎么办?她会不会把我当初变态,报警将我抓起来,或

    许是告诉我妈妈。我怎么会一时冲动做出这样的事啊,啊!!

    我霎时呆住了那里,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要怎么办才好。顿然门外传来一阵

    敲门声,把我吓得心都要跳出来,紧张得连忙抓实手中温阿姨的文胸和内裤,东

    张西望想要查看卫生间里有什么隐蔽的地方,想要把内衣藏起来。

    「喂,下流枫,你上个厕所怎么这么久,不会掉屎坑里了吧」

    听到徐胖子的声音,我紧张的内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强制地让自己的声音

    保持镇定,说道:「你才掉屎坑了呢,我只是肚子有些不大舒服而已啦,很快就

    出去了」。

    「那你上完记得下来啊」

    「我知道了……」

    感觉到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我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可是这文胸和

    内裤怎么办?要是藏起来,这里是徐胖子的家,该藏去哪?要是扔掉,事后温阿

    姨找不到肯定也会怀疑是我偷的,毕竟只有我进来过这个卫生间。若是放原处,

    但上面到处都是我的精液,被温阿姨看到,一定会将我当成变态的。【初一的时

    候学校发过一本关于生理方面描述的书,知道乳白色的液体是精液并不奇怪,只

    是书上只是简易地讲解生理构造而已,仅仅只是让人知道什么是阴茎,什么是阴

    道,其他方面都是用非常晦涩的字眼带过】想不出好办法的我,唯有尽量尝试用

    水轻抹掉上面的精液,可是外面花纹还好,蕾丝的衣料轻薄无比,抹过后已经看

    不到什么痕迹了。但里面的罩杯里面的棉丝胸托位置,湿润的水渍却是无论如何

    都消除不了。

    如今我只是希望在温阿姨拿到文胸的时候,上面的水渍已经干了。要不然必

    定会发现端倪的。

    把上面的精液都抹干净,仔细检查了三四遍,确定一点白色的痕迹都没有后。

    我便将内衣放了洗手盆旁边的架子上,先前内衣就是放在这里的,只是被

    我不小心勾到胸罩的吊带才把它给弄掉下来的。

    然后用纸巾把射到地上的精液也擦干净,连洗手盆,镜子,周围的各个地方,

    我都清理了一遍,确定不会被别人发现什么后,才整理整理自己身上的衣服,走

    出了洗手间。

    下来的时候正好遇到徐胖子,他一见到我就嘿嘿一笑,「下流枫,我说你在

    厕所里带这么久,不会是看到AV忍不住,在里面打飞机吧」。

    尽管看徐胖子的样子似乎是在开玩笑,可是我的心还是不自觉地停止跳动了

    一下,不会是被他发现我淫亵了他妈妈的内衣了吧?想到这个可能性顿时我的呼

    吸都有点絮乱,内心早已惊涛大浪,表面依然做出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说道:

    「什么是打飞机?我是真的肚子不舒服」。

    「你刚刚不是看了AV了吗?还不知道怎么打飞机?」

    我摇摇头。

    「就是AV里那个年轻人握着阴茎做的动作啊……」

    就在徐胖子还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温阿姨细腻的柔声从厨房传了过来,

    「小枫小沛,饭煮好了,快点洗手过来吃饭啦」。

    「哦」「哦」

    旋即徐胖子也就没有说下去,只是偷偷在我耳边说,「等下你去的时候,

    我借你几张我刻录的超级珍藏,你家慢慢研究吧,要是再连打飞机是什么都不

    知道,真是都不敢出去说你是我兄了」。

    说完不等我应就先一步往洗手间走去。留下一脸呆滞的我,打飞机?如果

    说那个AV里的年轻人做得动作就是打飞机,那么我刚刚用温阿姨内衣做的那些

    事情,不就是……

    吃饭的时候,我一直不敢直视温阿姨的脸孔,每次温阿姨温声细语地说让我

    吃多点时,都我心虚无比。从温阿姨身上散发出来的母性柔和光辉,让我感觉到

    温暖无比,这种温暖如沐春风的感觉是我从妈妈那里体会不到。

    可是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觉得自己不是人,温阿姨对自己这么好,我居然还拿

    着温阿姨的内衣自慰,并在脑海中猥亵着她。最后还因为幻想到温阿姨的诱人身

    躯而射了精,我简直无法原谅自己竟然做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

    傍晚,我离开了徐胖子的家,走过喧哗的街道,走过寂静的巷道。我内心的

    骚动一直没有停止过,一方面我是因为对自己很好的温阿姨,我居然对她产生了

    淫亵的想法,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可是另一方面一想到如果温阿姨没有发现自己

    射在上面的精液,而继续如若无事般的穿在身上,那不就是我的精液与温阿姨火

    热的娇躯进行了最亲密的接触?每当一想到这里,我就顿时觉得浑身燥热,如同

    火烧一般。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温婉婷到了自己的房间,在厨房弄了这么久,身上早

    已黏糊糊的了。于是便想进去浴室洗个澡,当她拿下了放在洗手盆上面架子上的

    内衣时,发现上面有着未干的水渍。

    她顿时觉得奇怪,这内衣是她来的时候才从衣橱里拿出来的,应该没碰到

    水才对啊,怎么会有水渍的存在?忽然她闻道了一股奇怪的气味,一股她很熟悉

    的腥臭味……

    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异色。她走出了房间,正好这时徐胖子也往这边走了过

    来,「妈,家里的其他卫生间都坏了,我去你房间那里上个厕所」。

    「哦,等等。小沛,今天小枫是不是也来过我房间上过厕所?」

    「嗯,有什么问题吗?」

    「没,只是妈妈出去时房间卫生间的马桶都是盖着的,我刚刚发现却是打开

    了,有点奇怪而已」,温婉婷微微一笑,让人猜不透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哦,那我先去尿尿了」,徐胖子不疑有它便走进了房间。

    只留下温婉婷一个人留在远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忽然她嘴角露出一丝狡黠

    的弧度……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色花堂

GMT+8, 2018-10-16 08:08 , Processed in 0.065595 second(s), 3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