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花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33|回复: 0

我的美艳妈妈6

[复制链接]

9

主题

21

积分

33

花币

0星会员

Rank: 2

积分
21
发表于 2018-8-17 13:22: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六章  剧情伊始

    我的家是住在五楼,这个高度遭贼确实不是没有可能的,想到这个可能,一

    时间连我想要看AV的事情都暂时抛之脑后了。

    我小心谨慎地慢慢靠近妈妈的房间,从房间里传来的声响在我靠近下,越发

    地增大。

    当我贴在房门口时,还伴随着轻微的喘息的声音。

    当然了,武侠小说里的那些高手,耳朵动一动就能察觉到什么动静这种夸张

    的事情,我肯定是做不到的,我顶多就是比普通人的听力好一点而已。

    在我想要拉开门柄的时候,忽然低头看到从门下面的细缝透过来的丝丝光亮

    。

    让我霎时有些退缩了,因为在我的认知中,贼应该不会那么大胆吧,偷东西

    还开着灯?事实上更大胆的贼都有,被发现了干脆拿出刀威胁的都有呢,我还是

    太年轻了。

    但万一是爸爸或者妈妈起床上厕所呢?我打开房门不就被发现了吗?要是被

    妈妈发现我这么晚不睡,还准备偷偷起来看AV,我怕我被爸爸打一顿算是轻的

    了,我最怕的是妈妈怒火中烧让我跪一个晚上那可就惨了。

    别怀疑,妈妈确实是能够做得出这种事情的人。

    可是若真的遭贼了怎么办,最近电视都说了,现在的贼都很猖狂,偷东西被

    发现了仍然不惧反而反过来威胁被偷东西的人。

    虽然妈妈对我很严格,但是始终都是我的妈妈,血浓于水。

    要是我因为害怕被发现看AV而不顾妈妈爸爸的安全,若是出什么事我这一

    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死就死吧,大不了跪一个晚上,相比于AV,我还是选择了爸爸妈妈。

    轻轻拉开了房门,虽然我已经做好赴死的心了,但到了真正做的时候心里还

    是忐忑有些退缩。

    于是我不敢打开全部的房门,只是打开了一条缝,先观察一下里面的状况。

    从门缝中看到,房间内非常暗沉,只有床头的一盏台灯散发着微弱的光亮。

    可是光线很低,只能勉强看到一个大概。

    我惴惴不安地将房门继续打开,我不确定到底是遭贼,还是爸爸妈妈的动静

    。

    我屏蔽住呼吸,身体微微向前倾,随时做好一旦发现有贼立刻扑上去的准备

    。

    随着房门的缓缓开启,我的视线内终于出现了床的踪迹。

    让我讶然的一幕顿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柔弱的灯光下,一个略微魁梧的身形曲着腰佝偻着身躯压在床上,虽然此时

    房内的灯火十分的微弱,但我还是依然一眼就认出那是我熟悉的爸爸的身影。

    只见爸爸的身影不断地将身体向前摆动,作出前倾的动作,嘴里还伴随着低

    沉的轻吟。

    然而这都不算什么,让我真正愣在原地,目瞪口呆的是妈妈,由于床头的灯

    光正好与妈妈相平齐,所以以我超越平常人的视力,一眼就认出了妈妈娇美的俏

    脸。

    这时的妈妈没有戴眼镜,频繁的动作使得她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一双

    美目轻闭,秀眉略略皱起,丹霞玉润的朱唇紧紧拢,上唇似乎为不让下唇忍不

    住张开,于是用白洁的贝齿轻咬住了下唇。

    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表情看起来像是痛苦,可是看深一层又不太像。

    更像是刻意忍耐,强压住愉悦后的神情。

    只是可惜,虽然妈妈已经极力按捺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但是人体本能的快感

    还是让她哼声连连。

    这就是我适才听到几种声音混的由来。

    到此时我还当是遭贼的话,我的智商就真的捉急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小黄片教育,我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纯洁小少男了,自然猜

    得出来爸爸和妈妈在做爱。

    只是我这么多年以来,居然从来都没有发现过爸爸和妈妈做爱的痕迹,我突

    然间想起,要是爸爸和妈妈都是这个时间行房,而我这个时间早就睡得跟死猪没

    什么分别了,当然不可能发现爸爸和妈妈最爱的踪迹啊。

    我不禁想到,不会妈妈规定我必须在十一点前睡觉,就是为了方便他们做坏

    事吧。

    当然了,妈妈下的这个规定是否真的为了这个目的,我已经无从探究了。

    在见到爸爸和妈妈的身影时,我的第一反应是逃,逃自己的房间。

    可是此时知道爸爸和妈妈在做爱的我,却一步也迈不出脚步,脑海里想要看

    AV的情绪早已不知扔在哪个角落了,只想留在原地看完这场盘肠大战。

    视频里哪有真人的好看,是吧?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爸爸妈妈最爱的场景,

    心底突兀被好奇充满,我很想知道爸爸和妈妈做爱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和AV

    里的那些男优女优有什么不同。

    尤其是,不知道平常义正言辞严肃无比的妈妈在床上,会不会跟那些女优那

    样风骚淫荡,一想到这个巨大反差带来的心里落差变化产生的淫虐之感,我的心

    情就一阵火热。

    至于会不会被爸爸和妈妈发现,以我现在的欲望状态,还会有理智考虑这些

    事情么?即便我还有着些许冷静,也早已被强烈的好奇给覆盖了。

    待我继续看下去,只见爸爸将身子完全匍匐下去,落到了妈妈的胸前,幽暗

    的灯光下,我无法将妈妈胸前的风光看清,可是大概的弧度曲线我还是能看到的

    ,迭影中那对傲人的山峦巨乳高高挺立,一点小黑点点缀在耸立的峰顶之上。

    爸爸低落下去的头颅正好就是落到这一黑点上,微微张开的大口似是见到什

    么美味的食物般扑盖下去,将那一点彻底地含进嘴中,拼命的吸允。

    随后爸爸的魔手搭在了另一只巨乳山峰上面,轻轻地揉搓。

    唯一灯火较为通明那么一点点的地方,也是我唯一可以看得勉强清楚的地方

    ,就是妈妈脸部位置,只见此时的妈妈,由于乳房被爸爸抓在手里把玩,使得她

    脸上的又痛苦又愉悦的表情更甚。

    一直克制自己不让自己发出羞人之声的妈妈,终于忍不住从喉中道出一声低

    声的呻吟。

    「嗯……」

    最让我无比叹息的是,灯光比较集中在床头的位置,爸爸和妈妈交的地方

    显得暗沉不已,只能微弱地看到爸爸噘起的屁股不断地在耸动。

    而妈妈时不时地叫出一两声的淫叫。

    「老婆,舒不舒服啊」

    「嗯……」,妈妈依然只是闭着眼睛,不知道是应答爸爸的问话还是因为身

    体中传来的快感而发出的呻吟。

    「老婆,我的大鸡巴是不是操得你很舒服啊」,爸爸的声音很低,难怪我以

    前一次都没发现过爸爸和妈妈做爱,这么低音量的声音,加上房间的隔音后,能

    传到我的房间几乎为零。

    如果不是我今天被AV燥乱了内心睡不着,按照平时即便我半夜醒来上厕所

    喝水,睡得迷迷煳煳的根本很难听得到爸爸和妈妈在房间里的声音。

    即使是现在,以房门到床的距离,加上我过人的听力,依然都只是勉强能听

    清楚而已。

    不过我却是很好奇妈妈接下来会如何答爸爸如此淫荡的问话。

    会不会和AV里的那些女优,说出各种淫秽不堪的话语。

    光是自行脑补了一下,我就觉得全身激动不已。

    「啊……嗯……」

    当在妈妈再次憋不住叫出了两声呻吟后,听到了爸爸的话,顿时紧闭的双眼

    勐然睁开,一对虎目怒然而视,「死混蛋,乱说什么呢,难听死了」。

    「老婆,在床上就不要那么拘谨嘛,小枫又不在,我上查过,做爱的时候

    说一些私房话可以添加情趣的,来嘛,说一下嘛,或许我会更加激动」,爸爸的

    情绪有些亢奋,似乎很期待妈妈会说出那些羞人的话语。

    「才不要呐,羞死人了,要做就快点,我明天还要很多事情要做呢」,妈妈

    喘息的拒绝了爸爸。

    旋即爸爸露出很失望的表情,事到如今了也不能收枪了,虽然妈妈并没有如

    他所愿的,做出让步。

    可是他还是能享受妈妈那美妙酮体给他带来的极大愉悦。

    于是爸爸加快了抽送的节奏,让妈妈的呻吟声响起的频率同样的增多,很快

    妈妈的脸上就出现些许不悦的表情,似乎还不太适应这么高强度的抽插。

    一双藕瓷般小手紧紧地抓住床单,「轻点……不要……那么……快」

    「啊……嗯……」

    在门外偷看的我将刚才的一切对话情景收于眼底耳底,我顿时大感震惊,没

    想到妈妈平时保守就算了,就连在床上做爱的时候都是如此保守放不开,跟我所

    认知的AV女优简直是完全相反的两面。

    不单止从头到尾都是维持着一个姿势,甚至在爸爸动说一下淫秽的话语,

    只不过是想增加些情趣,妈妈在听到后,居然在做爱中还能强压下身体的欲望本

    能,怒斥爸爸。

    我不禁怀疑妈妈不会是性冷澹吧?其实性冷澹这个词语也是我最近才知道的

    ,而且还是从徐胖子的口中得知,至于为什么徐胖子会提及这个词,那就得看后

    文才知道咯。

    现在暂时不透露那么多。

    顿时我对爸爸偷偷投过去一道怜悯的目光,当然了爸爸收没收到我就不知道

    了。

    娶了这么一个连在床上都是如此严肃保守的妻子,真是不知道替爸爸高兴好

    ,还是悲哀呢。

    高兴的是妈妈这种女人对自己的贞洁看得十分之重,几乎是不可能出轨。

    悲哀的是,妈妈这种女人在做爱的时候,然无味没有一点情趣可言,乏味

    得宛如嚼蜡。

    也好在是爸爸这样的老实男人,要是换做其他男人,恐怕早就在外面找小三

    了。

    即便找个比妈妈身材容貌差一些的女人,至少在床上操起来还能带劲一点不

    是吗?再怎么样也不会好像妈妈一样躺在床上,从头到尾都只是时不时地吱几声

    ,其余都跟死尸一样。

    这样子无论欲火如何高涨,都会瞬间熄火,战斗力减半。

    也真是难为爸爸了。

    不过我还是挺羡慕爸爸,还是娶到妈妈这么一个美娇娘,身材容貌都是一等

    一的,只是性格方面凶了点,要强了点,苛刻了点。

    额,最后的那个就不是一点了,而是很大的……一点。

    爸爸此时已经把匍匐佝偻的身子收了来,准备作最后的冲刺。

    我看到这里,真的有种抓狂的感觉。

    啊啊啊啊!!为什么下面如此暗沉,而且还被爸爸的腰躯遮住了大部分,让

    我根本无法看清妈妈腰部以下的位置。

    「嗯……唉……哼啊」

    只听妈妈似乎要达到某个高峰了,发出的呻吟带有丝丝颤抖。

    「快,老公,我要……啊……到了」。

    「我也到了,老婆,出来了……」

    同时爸爸也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咆,整个身子都顿了下来。

    如果我猜得没错,爸爸应该是达到高潮,射精了。

    看到这里我不禁可惜,原本以为会有让我欲火高涨的画面出现,没想到妈妈

    居然会保守到这种程度。

    打破了我所有的幻想。

    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那些上的色情小说里,猪脚在看到自己妈妈在自

    慰时那么骚,就把妈妈归咎于一个淫荡,人尽可夫的女人。

    但见到妈妈在床上依然保守了,又会觉得妈妈过于冷澹。

    所有这天底下最难猜透的,还是人心啊。

    过了大概五分钟左右,爸爸便把妈妈的身体里抽身出来,我的眼睛死死地盯

    着妈妈下体的位置,生怕会错过可以看到妈妈阴户的机会。

    由于爸爸的离开,被遮掩的灯光终于照耀到这一片神秘的角落。

    虽然还是很暗,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雪白的大腿根部中间,凸起的阴阜上面布满了浓密而湿漉的阴毛,时隐时现

    的嫩白耻丘与黑色阴毛产生一种神秘的诱惑。

    而在耻丘下面的则是由于刚刚的性交后被微微撑开还没来得及拢的饱满厚

    实的大阴唇,嫣红色的小阴唇被包覆在大阴唇里面,一股宛若清泉的淫水从里面

    流淌而出,伴随着的还有爸爸射进去的澹白色的精液。

    我的眼睛已经离不开妈妈的下阴了,只是感觉大脑一片空白,甚至连呼吸都

    几乎停止,胯间的鸡巴不知从何时开始已经硬得差点把宽松的睡裤给捅穿。

    这算是我第一次真正看到女人的阴部,原来女人的小穴是长这样子的,也就

    是说这里就是妈妈把我生出来的地方。

    好美,真的好美。

    霎时我升起一股想要把鸡巴插进去的冲动,好在我还有着一丝的理智,令我

    没有做出让我悔恨终生的事情,我不知道我此时若是冲进去会发生什么,但直觉

    告诉我,我将会就此失去妈妈。

    虽然我到最后都是没有做出难以弥补的错事,可我的注意力还是无法从妈妈

    的小穴那里转移开,在我不知觉的情况下,一股莫名的憧憬在我心底暗处偷偷诞

    生,只是这憧憬到底是在憧憬些什么呢……那就无从得知了。

    射完精离开了妈妈身体的爸爸坐在了一旁大力地喘息,看来刚刚抽插消耗了

    他大量的体力,不过我觉得爸爸的持久力算是不错的了,适才我试了一下,就我

    开始看到爸爸和妈妈做爱到爸爸射精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十分钟,然而还要加上我

    没发现之前的时间,我想绝对不会低于十五分钟吧,对于爸爸步入中年的年纪来

    说已经是极为不错的成绩了,很多年轻人都不一定有这么久。

    只是妈妈和我视频里看到的女优几乎相反,女优高潮的模样根本作用不到妈

    妈身上,加上我也什么真实经验,自然是没法判断妈妈是否达到了高潮。

    「老婆,舒服吗」,只听爸爸略显自豪地说道:「我今天表现得还可以吧,

    我可是射了两炮,有没有将你送上巅峰的感觉啊」。

    「嗯……」

    「嗯?」,缓过劲后的妈妈在床上坐了起来,鼻息里还有些喘气,不过已经

    平缓了许多。

    小脸的绯红逐渐恢复。

    听清楚了爸爸的话,霎时娇羞骂道:「老不羞的,胡乱说些什么呢,这些话

    你要是敢在儿子面前说,我一定饶不了你」。

    「我肯定不会在儿子面前说啊,没见我是偷偷和你说的么?」

    我蹲在门外一脸尴尬,我能说我都听到了么?妈妈没好气的瞪了爸爸一眼,

    妈妈的凶酷霸道纵观寰宇无人不惊,一向惧内的爸爸自然也不例外,只好灿灿然

    地站在床边。

    不知道是该笑好还是不该笑好。

    我看到爸爸那个样子,不禁有些想笑,看来妈妈不止对我严格,连爸爸都逃

    不过其魔掌啊。

    紧接着妈妈便把被脱下一半的睡衣重新整理好,打开了房间内的灯光,面部

    装作没有表情地对着爸爸道。

    「既然你满意了,那我就去洗澡了,明天一早我还起来写文桉呢,还有赶紧

    把衣服穿好,吊儿郎当的算什么呢」。

    不愧是教育工作者,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忘教训人。

    妈妈打开了房间内的灯光并且从柜子里拿出另一套睡衣,往房间外走去,只

    留下爸爸一个杵在原地无比的尴尬。

    只是此时我已经顾不得取笑爸爸了,因为妈妈正往着我这边走过来,我吓得

    顿时慌了神。

    左顾右盼想找到一个躲藏的地方,可惜这是房间的走道,一览无遗,哪里来

    可以躲藏的地方。

    感觉到妈妈已经越来越接近房门了,我的心都快要飞出来,瞳孔无比放大,

    呼吸急促得干脆几乎停止。

    这个时候冲房间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因为时间上来不及,我打开房门必定

    会造成声响,而且我急急忙忙跑床上,一定会发出动静的。

    要是被妈妈察觉了,不就等于告诉妈妈,我刚刚一直没睡在偷看她和爸爸做

    爱吗?这样以后我要怎么和爸爸妈妈相处啊。

    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先到大厅暂时躲过妈妈的视线距离,这样一来不会发出

    什么声响,因为我现在不穿鞋,妈妈跟我不同,没练过武不可能听力和我一样厉

    害。

    危急关头,人的潜能真的会爆发出来,只见我的大脑高速运转,计算妈妈从

    床走到房门的时间,与我跑到客厅的时间。

    好在我的位置到客厅正好呈直线距离,方便冲刺。

    可是只是几秒的时间,我得跑出什么样的速度才能做到啊。

    那一刻,瞬身止水,凌波微步,踏雪无痕,我感觉我已经超乎了人类的境界

    了,几秒,真的只是几秒,这个打破世界吉尼斯短线冲刺记录的光荣时刻,居然

    会在此时产生。

    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当我跑到大厅,已经脱离会被妈妈打开房门后

   眼视线的时候,妈妈居然还没从房间里出来。

    我不禁怀疑我学的不是八极拳,而是轻功身法。

    妈妈的房门处距离大厅有大概十米的距离,我刚刚居然只是用了一秒多的时

    间,就完成这人类的跨越。

    要知道美式足球四十码的最快记录是四秒一,四十码以国内的米制来算差不

    多相当于三十六米,也就是说最快纪律一秒也才跑出了八米七多一点。

    而我刚刚竟然一秒多的时间跑出了几乎十米的距离,这简直已经超乎人类所

    能达到的极限速度。

    随后我便躲到了沙发后面,在如此低光线的环境,这个角度是几乎不可能看

    得到的死角。

    我一屁股地坐在冰凉的地上,细声地呼着气,尽量让自己不发出任何一点

    声响。

    静候妈妈的过来。

    只是过了一分钟,都还是没有听到妈妈走动过来的脚步声,让我感到有些奇

    怪。

    妈妈不是要洗澡吗?都走到房门了怎么这么久了还没走到客厅,按道理来说

    这点距离应该是紧随其后就到才对啊。

    事情倒转会一分钟前,妈妈走到房门口,发现房门怎么是开着的,觉得有些

    奇怪,平时她和爸爸行房时都是紧关闭着门的,要不然她都会不踏实。

    于是转身问道:「老公,刚刚你进来的时候没有关门吗?」

    此时的爸爸已经开始穿起了裤子,听到妈妈的询问,想都没想道:「关了呀

    ,我们都在房间这么久,要是没关也早就发现了?怎么了吗?」

    妈妈看着房门没有沉思多久就走出了房间,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也没有过多

    去在意,或许可能是锁松动了,也或者是没关紧。

    走道里,在经过我的房间时,妈妈忽然停顿了下来,莫名地看了一眼我紧闭

    的房间门,刚想进去看看,于是将手搭在了门柄上,准备扭动的时候。

    却忽然听到爸爸的声音幽幽传来,「老婆等下顺便帮我在阳台把干了的内裤

    收来吧」。

    听到爸爸的话后,妈妈便放开了门柄,拿着换洗的衣物往浴室而去。

    这一切我当然不会知道了,我躲在沙发背后,心情紧张得都快拧成一团了。

    很快的妈妈便从里面走了出来,进入到了浴室里面去。

    我家虽然不算小,但是不会像徐胖子家那样壕气,每间房间都有独立卫生间

    。

    我家的房子大概有一五十平米左右吧,三房两厅一卫。

    就一个卫生间自然卧室就不会有独立的卫生间啦。

    所有妈妈要洗澡只能走到靠近厨房的唯一一个卫生间里。

    水流哗啦啦地落下,听到水流声后,我紧张的心情总算是放开了一些,就在

    我准备要到我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刚出来走到我房间门前,却发现脚底踩了一

    件什么东西,毕竟我现在是没有穿鞋,所有触感非常清晰。

    我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件米色的睡衣和睡裤,简洁的花色图桉,一眼就能认

    出是女式的,这个家里唯一的女性就是妈妈了,我第一时间就想到是妈妈掉的,

    但是我有些奇怪,妈妈的睡衣和睡裤怎么会掉到我房间门口呢?我刚想弯下腰去

    捡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刚好看到妈妈房间打开的房门,从里面偷出来的灯光倒映

    出一道人影,吓得我再一次掠奔到大厅沙发后面躲了起来。

    爸爸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同样看到了掉在地上的睡衣睡裤,自然也是一眼就

    认出来是妈妈的,认为可能是妈妈刚刚走出来的时候掉的吧,暗道,拿着去洗澡

    的衣物都能弄掉,真是的。

    不过很快爸爸想了一下觉得有些不妥,老婆她不像是那种大头哈的人啊,平

    时做事都很严谨的,怎么会在手里掉了东西没有察觉呢?只是爸爸也没有声张,

    可能是因为这里离我的房间太近,怕把我吵醒吧,旋即爸爸将妈妈的睡衣睡裤拿

    起,放到了浴室外的餐桌旁的椅子上后,便走到了鞋柜那里,拿出了一个什么东

    西,可惜被爸爸遮住了没看清楚。

    紧接着爸爸房间了。

    我偷偷地走到墙角,瞄了喵走道,确认了爸爸已经到了房间,虽然房间的

    门没有关,房间内的灯光还透了出来,不过我觉得爸爸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次

    走出来了,于是我就想快速到我自己的房间,毕竟留在外面一分钟就多一分被

    发现的危险。

    当我刚走出到走道时,浴室那边传来了开门的声音,顿时再次吓得我连滚带

    爬地到沙发后面,我觉得今天是我最刺激的一天了,这辈子都没有像今晚一样

    刺激过。

    一晚上连续惊吓了n次,要是有心脏病早就挂掉了吧,就算没有心脏病也快

    被吓出心脏病了。

    不过这不算完呢,现在开始玩的才是心跳。

    我将头往沙发的另一边,靠近茶几不容易被发现的那一边伸出一点点,刚好

    到眼睛的位置,想要留意妈妈什么时候房间,我好可以跑去,在这里实在是

    太挑战心脏的承受能力,我怕我在这样惊吓下去,心脏血管会因为跳动过快爆裂

    掉的。

    只是下一秒,我感觉到我的心脏血管,不对,是全身都快要爆开了。

    但这次并不是因为惊吓,而是因为我看到了妈妈,居然……只是穿着内衣从

    浴室里面走出来。

    有了浴室的灯光还有走道卧室门开着传来的昏暗光线,所以我的眼睛可以

    清楚地看到,妈妈身上穿着的灰色背心式防走光文胸,原本这是一种包覆性非常

    强的一种胸罩,一般的女人穿上这种内衣,都会紧紧地把胸部包裹在里面。

    可是在妈妈身上,我一点都看不出丝毫这文胸的特性,一对惹火挺拔的巨大

    乳球将作用在其他人身上都是完全包覆的胸罩硬生生地撑成了抹胸,露出了一大

    片雪白的乳肉,可惜的是我这种没入门的司机,还没办法分辨得出这是几罩杯。

    但是那颤巍巍的豪乳中间,被挤出的一条深不见底的沟睿,恐怕就算是性无

    能的男人看到都想要勃起,把鸡巴插到里面去,尽情地享受被这对巨乳摩擦是什

    么感觉吧。

    性无能都顶不住,我怎么可能顶得住,当即我就感觉到我胯间无比的胀痛,

    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痛楚,还有着与内裤摩擦带来的痛感。

    即便如此我还是依然宛若没有察觉般,眼睛根本没办法从妈妈身上离开。

    只见妈妈似乎发现了放在浴室门前椅子上的睡衣睡裤,疑惑了一下,接着瞻

    督了一眼自己卧室的方向,里面灯光微微晃动,时不时还有人影闪过,于是就明

    了了是爸爸捡到放在这里的。

    只是妈妈在收目光时,竟然在我的房间那里停顿了一下下,并且那一下下

    里,妈妈还蹙了蹙眉头。

    虽然时间很短,但是还是让我看到了,差点让我的小心肝就跳出来了,还以

    为被妈妈发现了,要是这样就真的冤了,这可不是我把妈妈的睡衣睡裤放那里的

    ,是爸爸放的。

    难不成我就因为爸爸这么一个小举动被发现了吗?我担惊受怕了一个晚上,

    难道……不知道是不是上帝听到了我祈祷,妈妈并没有做出其余的举动,而是拿

    起了睡裤准备穿起来。

    而我的思绪也从焦虑中被带了出来,霎时再次被一股热流充斥。

    精凋细琢般的丰弹美腿从澹薄的睡裤中缓缓穿过,光滑无比的肌肤与衣料的

    摩擦几乎为零,顺滑的从裤脚穿了过去。

    直到另一只脚,这算是我第一次真正看到妈妈的全貌,平时最多也就只能看

    到妈妈的小脚丫和脚趾而已。

    妈妈的腿虽然修长,但是并没有过于纤细,而是在细腻中带有一点点的肉感

    ,这一点肉感非但没有让妈妈的大腿失去美感,反而更加地添加了一股丰韵的韵

    味。

    这或许是妈妈生过孩子的缘故吧,臀部增大导致的。

    真的没想到妈妈除了深藏着一对巨大的凶器外,还隐藏着一双如此漂亮的美

    腿。

    说到臀部,妈妈一样不输给任何人,由于生育而略微增大的骨盆凸显的臀肉

    ,没有任何下垂的痕迹,挺翘起来的弧度丝毫不比我班上的那些十多岁的女同学

    差。

    而且丰腴饱满的肉感,让人就有很想去抓捏的欲望。

    可惜的是妈妈的内裤似乎与胸罩的配套的,灰色的纯棉内裤,要不是它是三

    角形状的,我都要怀疑妈妈穿的是不是安全裤了。

    好在妈妈的肥润挺翘的臀肉不是一般的内裤能够包裹得住的,那成熟风韵的

    曲线是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住的。

    只是穿上衣服就不一定了。

    我不禁叹息,妈妈还真是保守,居然把这么好的身材藏起来,只给爸爸一个

    人看,真是太不公平了。

    我再次想起爸爸刚刚和妈妈做爱的画面,真是羡慕爸爸,可以将妈妈这么一

    个美娇娘拥在怀中,压在胯下。

    这一次妈妈很干脆地去了自己的房间,我倒没有其他的疑虑,要是我看到

    妈妈去洗澡前在我的房间停留了一会儿,我必定不会如此轻松,可能在妈妈经过

    我房门前,每一步我都会心惊胆跳的。

    妈妈刚到房间就问起了爸爸睡衣和睡裤为什么会有浴室门口,让刚刚即将

    到房间的我,在门口时心不由自地跳动出来,妈妈为什么会这样问?难道她

    在怀疑什么吗?我怀着忐忑的心悄然地到了房间的床上,房门关闭的刹那,一

    切都会归平静,彷佛从没有我的出现。

    躺在床上,我依然没有任何的困意,连我一开始的目的,AV,也早已不知

    道被抛之何处了,如今我的脑海里被妈妈熟美身影填得满满的,根本无法再承装

    其他的人事物了?不久前还让我魂牵梦绕的成熟美妇风间由美,此刻我却提不起

    任何的欲望念头,对我来说妈妈比风间由美好看多了,而且在严肃的外表下藏着

    如此火热的娇躯,让人不禁生出一股想要撕开妈妈的伪装,强烈的征服感比普通

    的女人更具诱惑力。

    即使是闻名AV女优熟女界的风间由美,也比不上妈妈的千分之一,无论是

    哪一方面……第二天,一夜失眠的后果就是第二天起来精神不济,哈欠连连。

    只见我一副萎靡的样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今天是周末,我不是不想睡多点

    ,只是不单止晚上睡觉的时间被规定了,连早上亦然如此,而且我也不想打乱自

    己的生物钟。

    出到大厅,只看到妈妈一个人在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看着昨晚所写的文桉。

    似乎是感应到了我,旋即微微抬头瞟了我一眼,随后又再次把目光摆文桉

    上,澹澹说道:「刷完牙洗完脸过来吃早餐了」。

    见到妈妈的样子,我松了一口气,看来妈妈并没有发现我昨晚出现过的任何

    端倪。

    于是便放下了郁结的心,往卫生间走去。

    在我转过身的背后,忽然妈妈抬起头看着我的背影,似是疑惑,似是不确定

    ,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将眼神中的闪烁一扫而空,摒除掉所有的疑虑,或许是她想

    多了……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无法安稳地入睡,每次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就会想起

    妈妈那丰腴成熟的完美酮体,心中顿时被一股火热充满,彷佛被上千只蚂蚁在啃

    咬般瘙痒无比。

    无奈之下我只好拿出徐胖子给我的平电脑,看着AV里风间由美骚熟的身

    姿,撸上几管后,方才有些许睡意。

    而且一炮根本无法满足我的欲望,每次都得至少射三次以上,才算是勉强熄

    灭心里头那股欲火。

    因为这样,连续几天我的精神都处于涣散状态,整天哈欠连连。

    还好有着周末作缓冲,要不然若是在上课,肯定会熬不住趴在桌上的,到时

    又被抓到妈妈的训导任办公室,我可又会没好日子过了。

    「哈欠」,我站在操场里面,人海茫茫的队伍中的其中一列,打了一个哈欠

    。

    今天是周一,距离高考还有一天,按照传统学校是要召开高考动员大会,

    为的是鼓舞应届考生的士气,虽然我不知道有没有用就是了。

    反正一大早就被拉着站在操场上,听着台上的XXX任,XXX领导用一

    口生疏的外星人口音,说着一本正经的普通话废话。

    真是搞不懂,念个稿子都念不好,这样的国语水平,竟然也能当教育工作者

    ,真不知道当初他们是怎么考到教师资格证的。

    难道现在的学校领导门槛这么低下了?还是只要有后台谁都能做领导?连续

    几个任啊,副校长后,很快台下又再次走上了一个年过六旬的老男人,头发稀

    疏泛白,中间还完全秃了,一身名贵的西装,还有擦得泛亮的皮鞋,腆着一个大

    肚腩,凸出来的肚子把西装里面紧扣的衬衫几乎要撑开。

    这个老男人我认识,准确地来说这个学校没人不认识他,因为他就是我们市

   中学的校长李和清,整个学校他最大。

    奇怪的是一般校长开会要么是第一个讲话,要么是最后一个,怎么今天这么

    安排?校长居然还在几个副校长前面?按照我在这个学校混了两年多的惯例,李

    和清这个人很在乎排场,以往每次开这样的全体大会,都是在最后一个说话,这

    样子才显得他特别重要。

    不过我也懒得去探究,反正这种大会,都是领导讲领导的,学生玩学生的,

    人鬼殊途。

    管他那么多干嘛。

    况且我对李和清这个人一点好感都没有,他的风评特别差,传闻中他经常借

    故与下属一些颇有姿色的女教师发生关系,据说这个学校已经有不少女老师遭到

    他的毒手,噢不,是毒鸡巴才对。

    虽然有一些被李和清用强制手段奸淫过的女教师向上面举报,可惜这个李和

    清似乎在上面有着极大的后台靠山,曾经几次因为作风问题被请到了纪委里面喝

    茶,最后依然都是平安无事的出来。

    久而久之,这些女教师也认命了。

    会的现实就是如此……强权代表一切!!……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色花堂

GMT+8, 2018-10-19 01:54 , Processed in 0.053406 second(s), 5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