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花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153|回复: 3

我的美艳妈妈9

[复制链接]

9

主题

21

积分

33

花币

0星会员

Rank: 2

积分
21
发表于 2018-8-19 13:18: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九章 猜猜,绿?乱?

   

    .

    、

    、

    ..

    六点五十五分,那个人准时地到场了,只见来者是一位年过中旬的男人,一

    身西装皮革都是本年度最潮流的款式,可是再华丽的衣装也掩饰不了男人肥大的

    肚腩,不过这个男人保养的很好,即便已经到了中旬的年纪,依然油光满面,看

    得出来其年轻时应该长得还不错。

    男人款款地走到妈妈面前,微笑着说:「陈校长,真是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

    「是我早到而已」

    「谢谢陈校长这么给面子」,男人姿态放的很低。

    「我不喜欢迟到,所以宁愿早到也不想争取那几分钟」,妈妈平静地应答。

    男人呵呵一笑,「陈校长不愧被誉为教育界的一股清流,就凭这以身作则就

    足以让无数人汗颜了」。

    「李校长说笑了」,妈妈一语道出了男人的身份。

    没错,他就是市一中的校长李和清,名副其实的正处级干部,同时还兼任着

    市教育局副局长职位。

    在一中这一亩三分地上面,他可谓是一手遮天的存在。

    「不知李校长约我出来所为何事,要是谈公事可以在学校,这里过于高档了

    吧,在这里消费一次都能顶得过我半个月工资了」,妈妈话中有话,意有所指道

    。

    「呵呵,陈校长别急嘛,我还能有什么目的,近年来我们市一中可以抛离二

    中,将升学率高居不下,而且年年都还有提高的迹象,这一切陈校长功不可没啊

    」

    妈妈在心里冷笑,老狐狸!!表面依然装作客套的样子,「我只是做我应该

    做的而已」。

    「李校长太谦虚了,这可都是政绩啊」

    「都是对亏李校长您的支持,要不然我的工作也不可能会这么顺利」,怎么

    说妈妈都是混迹官场十多年的人,在察言观色方面还有官场上的一些官腔多多少

    少也懂一些,毕竟耳濡目染之下,再白的人多多少少也会带上一点灰的。

    妈妈这样算好的了,妈妈的个性比较正直,换做其他人在官场打滚,别说十

    几年,就算一年,在官场上这个大染缸里,想要独善其身是根本不可能的。

    「诶,我只不过起到一个辅助作用而已,最关键的还是陈校长的能力」,李

    和清清了清嗓子,「你看我,差点就忘记了,请你来吃饭的没想到扯到那么远去

    了,是我的错」,随即李和清按下服务铃,唤道:「服务员,上菜」。

    高档的酒店上菜速度当然不慢,很快地满大桌的菜色出现在了妈妈面前,妈

    妈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菜,心中微微一跳。

    「这么一大桌菜我们两人怎么可能吃的完?」

    「慢慢吃,吃不完可以打包嘛」,李和清笑声嘻嘻的,如果不知道他的为人

    ,绝对会把他当做一个和蔼的老伯。

    「来来来,试试这支全市只有这间酒店才有得供应的法国SHIT酒庄出产

    的水晶葡萄酒,年份虽然不高,但是此酒不论年份,追求的极致的质感,听说常

    喝对女人的皮肤很好」

    「这么贵的酒我可不舍得喝,喝一口就差不多等于我家一天的伙食费了。李

    校长,这么一大桌菜,几乎相当于你半个月工资了,太客气了一点吧」,妈妈并

    没有去喝李和清递过来的葡萄酒,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样的一顿,恐怕要花不少钱吧,李校长?」,妈妈突然引出了话题,想

    要看看李和清有什么反应?「确实啊,这一顿可是花了一半的工资,接下来直到

    下个月发工资为止,我怕是要勒紧裤带过日子了。不过若是为了请陈校长你这个

    大功臣,再多的钱都是值得的」,李和清澹定地应说道。

    妈妈见套不出李和清的牌路,唯有再生一计。

    「勒紧裤带?李校长说笑了,以你现在的身家,这一顿饭恐怕只是毛毛小雨

    罢了,我说得对吧?李校长?」

    「我看陈校长才是讲笑了,我一个小小中学校长谈何身家啊,顶多只能算是

    日子过得去而已」,李和清轻泯了一口晶莹剔透的玻璃杯,里面的白绿色酒液缓

    缓地落到李和清的口中。

    这顿饭可谓是鸿门宴,虽然不见刀光剑影,但是两人字语行间的交锋了一点

    不输于真枪实弹。

    字字珠玑,话中带话。

    良久,饭局也已进行到一半了,妈妈不禁有些心急,她会应约的目的就是为

    了能否从李和清身上套到什么线,可是这李和清实在是一只活生生的老狐狸,

    无论她如何试探,如何旁击推敲,都一一被李和清巧妙地躲闪过去。

    妈妈的耐心渐渐被消磨掉,不自觉地拿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而在妈妈对面的李和清,见到这一幕,盛装着透明液体的玻璃杯背后,一道

    诡异弧度悄悄翘起。

    然而妈妈还不知道她已经一步步踏入李和清的陷阱之中。

    见到试探无果,妈妈干脆开门见山,「不知道李校长知不知道学校财务一直

    处于亏空状态?」

    「有这样的事?」,李和清故意装作很惊讶的样子。

    「我看过财务报告,里面的大多数项目都只是一个空壳,里面的资金早就被

    抽取出去了,摆明是有人在亏空公款,我调查过,这些项目的负责人貌似和李校

    长多多少少都有些关系,而李校长近年来似乎在生活水平上面发生很大的变化~

    」,妈妈故意拖长了尾音,想看看李和清有什么反正。

    果然李和清不会这么容易承认此事,「陈校长,这绝对是诬陷,我李和清生

    平行的正站的正,绝对不会做出这样偷鸡摸狗的事情,更何况我一直遵守dan

    g的教导,鞠躬尽瘁地为了学生的未来努力」。

    李和清这番话说得可是义正言辞,要不是清楚他的为人,还真有可能被他骗

    到。

    「我当时知道李校长的为人正直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种种迹象都指

    向李校长,这令我又不得不怀疑」

    「既然陈校长相信我,为什么还要偷偷调查我呢?」,突然李和清话锋一转

    ,眼神中激射出一道锋芒投向妈妈。

    「这都是为了证明李校长的清明」,忽然妈妈感到一阵不适,一股无名的炙

    热火苗在体内燃起。

    我的妈妈可不是那些色情小说里面的傻女人,被人家下了药,还懵懵懂懂反

    问对方,这只会让人知道你已经中招了了。

    妈妈望向刚刚喝下的葡萄酒,顿然这杯酒被下了药,而且如果妈妈没猜错,

    下在酒里的应该是春药。

    看来李和清发现发现了自己调查他,怕继续被自己调查下去,迟早会出问题

    ,所以先下手为强。

    妈妈不是没想过李和清设这个宴是另有目的,但是妈妈怎么也没想到李和清

    会下药,毕竟妈妈一直以来都没有把自己的姿色展现在其他人眼前,以妈妈平时

    的装扮根本不会有人去在意,久而久之连妈妈都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平常的即将步

    入中年的妇女。

    虽然早已听说李和清用强制手段威逼一些有姿色的下属女教师做出一些她们

    不愿做的事情,但是那也只限在有姿色而已。

    所以妈妈对这方面放松了警惕,不过妈妈还是对李和清很是防范,比如妈妈

    到现在满桌子菜一点都没有碰过。

    夹过来都只是放在面前的碗里,假装在吃不让李和清怀疑,仅此而已。

    没想到还是中招了这也怪不得妈妈不小心,根据犯罪心理学所言,人在

    紧张烦躁烦闷的时候,会不由自地感觉到口干,想喝水。

    而妈妈因为想问的事情得不到她想要的答桉,心情烦闷亦然可知,正好面前

    有着一杯葡萄酒,妈妈见到李和清几乎已经喝掉整瓶的三分之一,以为应该没什

    么问题,可是偏偏就出事了。

    见状,妈妈便站起身,露出抱歉的神情,「不好意思,李校长,我上个洗手

    间先」。

    「请随便」,李和清笑吟吟地说道,他知道妈妈体内的药效开始发作了。

    李和清之所以会放心妈妈上厕所不担心妈妈会跑掉,是因为包厢里就有厕所

    。

    这不,妈妈刚想出去,背后就响起李和清的声音。

    「陈校长,包厢内有厕所呢~」。

    「噢,谢谢」

    妈妈见逃离计划被识破,无奈只能继续这个谎言,进入到李和清指向的包厢

    洗手间。

    进入之后,妈妈马上拿起手机想要报警,可是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显然李

    和清早已算计后这一点。

    把妈妈的一切后路都堵死。

    这下子,大家是不是以为妈妈就会这样束手就擒?当然不会,额,如果你想

    的是跳楼,那你就想太多了,妈妈没那么傻。

    既然李和清有张良计,妈妈怎么会没有过墙梯,说来也古怪,在妈妈来的路

    上,一直心神不宁,有种不好的预感,似乎是在预警自己这一趟凶多吉少。

    凶险妈妈是能预料到的,毕竟猜到李和清已经知道自己在调查他的事情,怎

    么可能会不对妈妈做出防范。

    如果李和清连在知道有人调查自己的情况下,什么也不做的话,会逍遥快活

    到今天?但是妈妈又不得不去,因为这件事关乎到学生的问题,还有像妈妈这样

    的女强人,怎么可能会没有野心,她在任副校长已经有五年了,若是能够凭这件

    事把李和清拉下台,那么下一任校长的位置很有可能落到她的头上,凭借着三十

    多岁的年纪做上正处级。

    很有希望能够在退休之前至少做到局级,也就是市教育局局长的位置。

    虽然地级市正局级也属于处级的范围内,但是行政级别却要比一个重点中学

    的校长大得多,权利简直是两事。

    所以妈妈在路过电器城的时候,正好看到一款蓝牙通讯软件的广告【你

    还在为高考时手机没有讯号而担忧吗?你还在为出差山时没有讯号,万一有什

    么重要事情无法通知家人吗?那就请安装我们的蓝牙通讯软件,这是一款由着名

    软件编程IT工程师XXX所设计,再由XXX电子程序软件公司联研发的全

    新产品,打破常规的通讯频率,可以无视信号屏蔽器,还有克服了过往蓝牙通讯

    器无法远距离通讯的缺点。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们蓝牙通讯软件做不到!耶!】【以上纯属瞎说

    ,劝告高考时别真的用,被抓到不要怪我】于是妈妈便鬼使神差地让人在她的手

    机中安转了这款软件,事后她还有点后悔花这冤枉钱来着,没想到居然真的派上

    用场了。

    妈妈当即打开手机里蓝牙通讯软件,想要报警的时候,没想到这蓝牙通讯软

    件里面显示的只有短号,也就是类似家庭短号55X那样。

    不过这个时候妈妈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有短号至少比没有的好。

    因为妈妈能够清晰的感到,自己身体已经开始燥热,一股热流在身体里面流

    窜,同时私处也开始起反应了。

    再这样下去妈妈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

    于是乎便按下了属于爸爸的那个短号,片刻后传来的却是自动复的声音。

    「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妈妈霎时就急了,这混蛋死鬼这时候到底在干嘛,竟然不接电话。

    然后妈妈又再打了几次,结果都还是提示忙音。

    妈妈不禁火大。

    此时妈妈越发地感觉到私处越来越难受,慢慢地还出现了瘙痒,就连呼吸都

    变得急促了起来,觉得周围的温度渐渐升高,让妈妈不禁想要脱掉衣服的欲望。

    妈妈知道,她坚持不了多久了。

    突然洗手间的门发出「磕磕」

    的声响,随后传来了李和清的声音,「陈校长是不是不舒服?」,原来是李

    和清在敲门。

    显然他已经知道妈妈的药效开始起作用了,想要进一步把妈妈逼出来,如果

    妈妈一直躲在洗手间里,那么他接下来的计划就无法实行了。

    「我没事,怎么了吗?」,妈妈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不让李和清听出她喘

    息的呼吸。

    「没事,就是见陈校长上洗手间有些久,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

    「呵呵,多谢李校长关心了,我没什么事」

    「那就好,请陈校长可否快点呢,不知是不是我刚才喝了不少酒,突然觉得

    有些急」

    「我还要一会儿呢,李校长可以到外面的厕所,不必要等我」

    见到妈妈这么说,在门外的李和清脸色一阵铁青,没想到陈淑敏这女人药效

    发作了还能如此坚定,没理由啊,他这药可是从一个美国走私商人手中得到的,

    乃是如今在黑市里面最厉害的春药,可以让人在十分钟内起性欲,十五分钟内欲

    火焚身,二十分钟后,就算是石女都hold不住变得荡女。

    可是从陈淑敏喝下葡萄酒后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十五分钟过去了,怎么还能

    保持理智?难道是假药?不可能啊,过往用在那些女老师身上可是不到五分钟就

    把自己的衣服给脱光,甚至张开双脚在他的面前,掰开骚穴求操了。

    怎么在陈淑敏身上不起作用?难道是涂在在玻璃杯上不起作用,必须要下在

    酒里才行?没错,之所以李和清和妈妈一同喝了同一支葡萄酒,只有妈妈一个出

    问题,是因为李和清的春药并不是下在酒里,而是涂在玻璃杯的内侧杯口,李和

    清所下的这种春药,呈无色液体状,味道各式各样的水果味,就像是避孕套一样

    ,有着各种水果的味道。

    李和清的春药是为了陈淑敏而下的,自然是葡萄味,无色的液体与透明的杯

    口,常人的眼睛根本无法分辨,待葡萄酒盛入杯中时,顺着酒一同沟和,加上

    味道又是葡萄味,与葡萄酒简直是辖得天衣无缝在如此精心设计之下,妈

    妈会中招也非异事。

    只是如此强力的春药,为什么在妈妈身上发作得这么慢?其实李和清不知道

    的是,他的这种春药,里面含有的一种重要的组成成份,与葡萄酒中的超强氧化

    剂有着奇妙的化学冲突,破坏了春药里的分子结构,导致药效发作缓慢,而且不

    稳定的药物分子,似乎令到药物出现些许的偏差。

    这不得不感叹,是李和清的运气太差,还是妈妈的运气太好?过往李和清在

    对下属女教师下药时大多都是放在饮料中或者清水中,两者都没有与葡萄酒所蕴

    含的超强氧化剂,自然是缕缕得手。

    偏偏这次好死不死,什么酒不选偏要选葡萄酒。

    只能怪运气咯~见勉强算是暂时摆脱了李和清的纠缠,可是再这样下去,自

    己迟早会彻底沉沦,但是爸爸的电话又打不通,现在只是剩下我这个儿子的短号

    可以拨打。

    事实上妈妈并不是不想打给我,只是在心里不想我这个小孩子牵扯进这样的

    事情之中。

    如今妈妈已经别无选择了,以妈妈的性格,与其药效发作变成荡妇一样的被

    李和清侵犯,宁愿不如死了算了。

    但是在有选择的情况下,谁会愿意去死呢?旋即妈妈便按下了我这个短号的

    拨打键。

    很快的就接通了,此时的我正趁着妈妈和爸爸都不在家,研究着徐胖子给我

    的人体姿势艺术的AV呢,突然接到妈妈的电话,差点没把我的小心肝给吓得跳

    出来,简直吓死我了。

    「小枫,你快点帮妈妈报警,妈妈在嗯~」,突然妈妈感觉到下身流出

    一股暖流,强烈的刺激让妈妈发出一道呻吟,强压下身体的异样,「妈妈在XX

    X大酒店58号包厢,快点帮妈妈报警,同时通知你爸爸啊」。

    妈妈失控地松掉了手中的手机,「碰」

    的一声跌落在地上,无比的空虚感霎时涌上灵台,埋没了妈妈的理智,而身

    体也因为私处的瘙痒软瘫垂落在洗手盆下面,呼吸急促得不断地在喘息,双手不

    自觉地开始抚摸自己的身体,同时嘴里宛若不受控制般发出呢喃的娇吟。

    「嗯~噢~额~」

    妈妈的双眼渐渐迷离,似乎快要堕入情欲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再次传来李和清敲门的声音,看来他开始着急了,要是

    妈妈的药效一直没有发作,他今晚的计划将会全部落空,下一次想要再获得这么

    好的机会,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毕竟这一次过后,妈妈必定会起疑心。

    想要妈妈再中计难度可谓增大数倍。

    只见妈妈从洗手间里面出来,除了脸色有些许潮红之外,看不出有任何异样

    ,「怎么了,李校长?」

    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失去理智,即将要堕入情欲之中的妈妈会

    突然像个没事人一样走出来?其实妈妈并不是没事,只是刚才知觉就要被身体的

    欲望吞噬时,被李和清的这一声敲门声给惊醒,随后妈妈便醒觉过来,马上强撑

    着起身,用冷水清洗,暂时让自己保持冷静,可是药效还留在身体里面,发作只

    是迟早的事情,妈妈别无他法,若是此时逃跑只会引起李和清使用强硬手段而已

    ,妈妈现在只能期望儿子能尽早报警,然后带着丈夫来救自己,要不然后果

    妈妈几乎不敢想象下去,一想到李和清那肥大的身体压在自己的身上,那丑陋的

    嘴脸啃食着自己的肌肤,若是这样她真的宁愿去死都不愿被李和清污辱。

    「没事,只是想通知陈校长你,刚刚服务员上了甜品,这家酒店的甜品远近

    驰名,听说只给这家酒店的vip客户,要不是我与这家酒店的经理认识,

    恐怕也没资格品尝。这甜品是冷制的,所以一会温度高了就不好吃了」

    「噢?既然李校长如此力荐,那还真要试试了」,妈妈笑吟吟道。

    从外表来看,妈妈似乎和常时候没两样,可是只有妈妈知道,她现在是在

    用意志力在压制欲望,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

    可以说妈妈随时都有再次堕入情欲地狱的危险。

    另一边,我放下手机后,懵神了一会儿,谁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都会一下子

    反应不过来的,随后我还怀疑自己是不是接听到诈骗电话里,当即看了看手机的

    通讯记录,确认真的是妈妈后,我就真的傻眼了。

    不过好在我的智商还在线的,很快地就反应过来,待我再打去的时候却是

    提示不在服务内。

    想道,妈妈让我报警?这到底是怎么一事?无端端妈妈怎么会打电话给我

    让我报警,难道妈妈出了什么事?或者遇到什么危险了?顿时我便紧张了起来,

    同时也有些慌神,毕竟我还是一个初中生而已,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怎么可

    能还保持冷静。

    「对了,打给爸爸」,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了爸爸,于是即刻拿起手中的

    手机,拨打了爸爸的电话,不出所料又是一阵忙音。

    连续打了几次都是同样的结果。

    我不禁急眼了,这下子该怎么办?不行,妈妈可能真的有危险,找不到爸爸

    ,那就由我来保护妈妈吧。

    想着就夺门而出,也不管房间里的ipad是否收好了,脑里面只想着妈妈

    千万不要出事。

    到妈妈这一边。

    妈妈像个没事人一样坐位置上,拿起桌子上散发着冰凉气息的甜品放到了

    面前,「看来李校长没介绍错喔,光是从卖相来看就让人感到心旷神怡,冷风扑

    面而来,让人感到一阵清爽」。

    旋即用勺子刮掉表层,慢慢放入口中,一股冰爽的感觉在舌头间散开,妈妈

    顿时觉得这李和清整一个晚上,说的话没一句是真的,不过这甜品倒是没有介绍

    错,至少单凭这股冰凉,让妈妈的理智清醒了不少,暂时不会被性欲冲昏头脑。

    若是李和清知道,他点的甜品,让妈妈又能拖延一点时间的话,会不会气的

    吐血?似乎今天还真不是李和清的幸运日啊,各种巧状况频频出现。

    李和清用狐疑的目光穿透妈妈,似乎想要看穿妈妈的身体,越发的感到奇怪

    ,难道春药真的不起作用?但是从陈淑敏种种异常的行动来看,应该已经起药效

    了才对?怎么去了一次洗手间来,就跟没事了一般。

    在洗手间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无论李和清如何猜测,都不会想到会有一个

    女人,能够以自己的意志力克制春药所勾起的性欲望,毕竟这可是从古至今多少

    贞洁的奇女子都做不到的事情,尽管有着众多的巧,但是不可否认的,妈妈可

    谓是古今第一个压抑得如此彻底的女人。

    不过有些东西越是压抑,到时爆发的时候,反弹得越是厉害「怎么样?

    我介绍的没有错吧?」,尽管心里很着急,表面上李和清还是保持着他的风度。

    「嗯,很好吃,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甜品,不知可否再来一份呢?」,妈妈

    已经打定意,想要借这冰冻的感觉来麻痹自己的神经。

    「呵呵,抱歉,这甜品每天都是限量供应的,我也是很难才求得这里的经理

    ,让点心师做多一份而已」,李和清歉意道。

    倒不是李和清故意推托,而是确实如此。

    「这样啊」,妈妈失望道,早知道就不吃这么快了。

    「陈淑敏校长」

    突然李和清叫出了妈妈的全名。

    「我知道陈校长你最近在调查我」

    李和清这突如其来的话,让妈妈微微一愣,她没想到李和清会突兀开门见山

    地说出来,要知道适才李和清可都是一直和她在打太极,现在忽然间说出来,有

    什么目的?于是妈妈没有说话,静静地想要看看李和清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想你应该大致地猜到,心里也肯定,那些事情就是我做的」,李和清继

    续说道:「没错,近年来学校的财务一直处于亏空状态,就是我利用各种项目骗

    取资金导致的」。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妈妈开口问道。

    「钱,因为钱还有利益,你知道你为什么做出那么好的政绩,按道理来说,

    早应该升迁到教育局才对,可是你却还是在一间小小的中学做个副校长而已,那

    都是因为你实在太正直了」。

    「官场可不比其他,里面的水深过悬崖,想要凭一己之力走到最后,是根本

    不可能的。没有背景没有后台,就算做出再大的成绩,也只会给人做嫁衣而已。

    除了这些,做官的还需要一样东西,那就是钱」

    「自古至今,官和商都是分不开的,那是为什么呢,那是因为钱在他们之间

    构建起一道坚固的桥梁,连接着彼此密不可分,做官的没有钱,怎么去喂养上面

    那些豺狼虎豹,现在的时代不同了」

    「那只是你为自己的贪欲做出的借口罢了」,妈妈打断了李和清的长篇大论

    。

    她不认同李和清这样的说法。

    「借口?或许吧,不过我所说的却是当今会的现实,这是时势所趋谁也阻

    止不了,就算我不做也会有其他人做的」

    李和清说得兴起,却没有发现对面的妈妈,黑框眼镜下的俏脸印上了两片红

    霞。

    春药的药效已经开始蔓延。

    只见妈妈红唇轻咬,似乎在忍耐什么,「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陈校长,你任副校长也已经三年半了吧,到现在连一辆小车

    都买不起,每天都还是坐公交上下班,虽然有间房子,但那也只是小小的小房

    ,你不觉得寒碜么?」

    「你看我,虽然上下班只是开一辆大众,可是那也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除

    此之外我名下还有着众多豪华跑车,数栋花园式别墅,在国外的账户上更是有着

    大量的资产,这些你以为单靠一个小小校长工资能给我的吗?至于我的生活更不

    用说了」

    「你这样是犯法的」,妈妈心中也是暗暗一惊,没想到李和清贪墨的金钱数

    额远远超乎她的想象。

    「犯法?被捉到才是犯法,可谁有证据证明是我挪移走项目上的资金的呢?

    陈校长你调查我,应该很清楚这一点。怎么样?想想跟我一起,加入我们?以你

    在教育界和学生家长间的名望,将来发大财的地方将会更多,到时我们就不单单

    只是赚国家的钱,连学生家长的钱也一并赚了,以我们市一中的庞大学生基数,

    就是从每个学生身上赚一块,都是一个大数目,而且还能长期,反正收取学生

    费用的名义多的是」

    「怎么样?陈校长?」

    「你已经丧心病狂了,竟然还想着把我拉下水」,妈妈怒然而起。

    可是也因为突然的起身导致体内的炙热涌上心口,妈妈不自觉地夹紧了双脚

    ,汗水已经打湿了妈妈的衬衣。

    「丧心病狂?哈哈没错,我是丧心病狂,但是你试过没钱没势被人瞧不起吗

    ?市第一中学的校长,听起来好像很了不起很风光,终究到底不过是某些人眼里

    的蚂蚁罢了」,李和清也随之站起了身。

    「曾几何时,我也和你一样满腔热血的投身教育事业,可是我得到了什么?

    权贵眼中的白眼?一条蹦哒的哈巴狗?」

    李和清说着,越说越是激动,似乎里面有一段过去「陈校长,现在是不

    是感觉很难受?」,李和清慢慢从桌子边缘往妈妈靠近,妈妈现在的模样任谁都

    能看出端倪,李和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春药到现在才发作,但是已经无关紧要了

    ,因为在他看来,只要陈淑敏真的中了春药,那就是他的囊中之物跑不掉了。

    他相信只要把陈淑敏的高傲撕碎,在他的调教下,没有任何女人能逃得出他

    所设下的肉欲陷阱「你想干什么?」,妈妈见到李和清向自己走过来,紧张

    的有些失措。

    「我想干什么?既然你不愿意与我作,我唯有用其它手段咯」

    妈妈慌张地连忙后退,照道理李和清只不过是一个年过五十的糟老头罢了,

    没必要怕他。

    可是妈妈此时春药的药效反弹,妈妈的理智已经渐渐一点一点地消失,身体

    松软无力,双腿之间的私处位置更是瘙痒难抓,这样的情况下,妈妈怎么可能反

    抗得了一个成年大男人。

    「不好,不可以」

    「我知道你已经很想要的了,何必要抗拒身体的欲望呢?哈哈」,李和清淫

    笑着看着妈妈,同时逼近到妈妈的跟前。

    妈妈已经退到了墙壁,退无可退了。

    「你不要过来」。

    从来没有怕过什么的女强人妈妈,在面对身体强烈的对性的欲望,还有李和

    清的步步紧逼下,妈妈真的慌了。

    对于保守的妈妈来说,平时连衣着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作为儿子的我都难

    以看到一次妈妈的内在春光,这样的妈妈,真是难以想象,若是被其他男人侵犯

    ,会变成什么样子。

    或许是自杀或者疯掉吧李和清的大手已经搭在了妈妈的肩膀上,妈妈想

    要挣脱,可是作为花丛老手的李和清怎么可能会给妈妈这个机会,那只有着年代

    感充满老茧的大手顺着妈妈的粉颈,轻轻划过妈妈的耳垂。

    一股难以形容的刺激如同触电般一阵激灵,霎时妈妈感到浑身无力,整个人

    松软无比,一丝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能任由那只大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

    「嗯~好热~」,这时被李和清打开的理智防线,春药的药效也彻底爆发了

    。

    周身炽热,妈妈的两只小手从抓住李和清的手臂中垂落,开始不由自地自

    摸。

    「是了,没错,就是这样,为什么要克制自己呢,我想像你这样的女人,

    常男人想要在床上征服你恐怕很困难吧,看你这个样子,是不是丈夫没有满足你

    啊」

    要是妈妈此时还有理智思考的话,肯定会鄙视李和清,明明是这家伙下了春

    药才让妈妈变成这样的,还说人家是因为欲求不满,做人无耻到这种地步也算是

    绝了。

    不过妈妈此时已经快要被欲望吞噬,只是知道自己现在很热,很难受,很想

    要男人,想要男人用他的大肉棒来安慰自己瘙痒的小穴。

    「嗯~好热,好难受」

    听到妈妈的话,李和清脸上的淫笑更加浓郁了。

    同时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慢慢从妈妈的颈后抽来,落到妈妈的衣领上

    。

    妈妈今天依然是一副女式西装打扮,与常不同的是,妈妈今天穿的不是黑

    色西装长裤,而是一件包臀黑色半身裙,可能是考虑到李和清是正校长,算是妈

    妈半个上司,他宴请吃饭,妈妈这是标准的尊重,也是为了博取李和清的好感,

    套话更加简单点。

    没想到此时却是把自己给套进去了。

    虽然半身裙不好掀起,但是妈妈丰满艳丽的身材,半身裙与西装不正好是标

    准的ol打扮吗?此时妈妈娇红的脸颊,虽然有些黑框眼镜作掩护,可是天生的

    丽质是如何都挡不住的,正好妈妈这个时候背靠墙壁,双腿夹紧,身体微微向后

    倾。

    看着妈妈如娇似嗔般红唇微动,不得不说,这一幕实在是太诱人了,就连李

    和清这个见惯风月的男人,都忍不住激动了,连同下身都一起起反应了,要知道

    当初那个少妇花了多大的功夫才让李和清的鸡巴稍微硬挺起来,如今却是只是看

    到妈妈发情的模样,居然就硬了。

    或许是因为妈妈平时严肃冰冷的样子太深入人心了,突然变得这么淫荡,对

    视觉的冲击不可谓不大。

    对于熟悉妈妈的男人来说更是杀伤力破万。

    霎时连李和清都把持不住了,那只邪恶的大手顿时解开了妈妈西装外套,紧

    接着把妈妈里面衬衫的领口解开。

    紧紧只是解开了两颗纽扣,还没到胸口,妈妈深藏的豪乳顿时自动崩开属于

    胸前的那颗纽扣,两只大白兔从衬衫领口弹了出来,亮瞎了李和清的眼球。

    「真是估算不到,陈校长你的身材居然这么好,就连我都看走眼了,在学校

    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现,要是早知道的话,你早就是我的人了,不过现在也不迟,

    该是我的还是我的」,李和清看着妈妈的眼光充满了淫邪。

    如果说之前李和清想奸淫妈妈把妈妈调教成性奴是因为要利用妈妈达到其目

    的的话,那么现在李和清可以说是真真正正对妈妈产生了兽欲,他纵横床场数十

    载,第一次遇见像妈妈这样的极品,不说其他的,仅仅是胸前的那对巨乳,就是

    他生平见过最大的,没有之一。

    说完,李和清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尝试这么大的奶子摸起来到底会有多爽,

    于是双手齐出,将魔掌伸向妈妈的胸部,隔着灰色的胸罩,依然能清晰感受到那

    无与伦比的弹性。

    这时李和清才发现,他居然无法一手掌握,果然不愧极品中的极品,他从没

    玩过这么有弹性的乳房,实在是太爽了。

    软棉无力的妈妈,无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和清在亵渎自己,一股难以形容

    的屈辱感,妈妈的眼眶渐渐湿润老公,对不起,我小枫妈妈闭上了

    眼睛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妈妈因为性潮而嫣红的俏美脸颊中垂然落下妈妈

    这是放弃抵抗臣服在快感之下了么?还是心生绝望,心已死?预知后事如何下章

    分解~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17

积分

0

花币

二星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17
发表于 2018-9-9 15:04: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50

积分

0

花币

三星会员

Rank: 4

积分
850
发表于 2018-10-5 11:37: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快点快点3UI噢诶大结局出厂价承诺不对劲耳机二季度基督教独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7

积分

0

花币

一星会员

Rank: 2

积分
97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lz的作文越来越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色花堂

GMT+8, 2018-10-16 07:21 , Processed in 0.080644 second(s), 3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