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绿帽遇上红杏

现代都市

「不要……嗯……宏俊……我老公……打电话来了……」 听到王琪的话,李宏俊更加兴奋...

小说首页 我的书架 A- A A+ 收藏 手机

             

4

当绿帽遇上红杏

2020-11-16 18:11

 (四)幼师

    之前与李宏俊的偷情,王琪回到家之后果然还是感到了后悔与愧疚,然而她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面对曾经的初恋情人,她知道就算再让她重新选择一次,她可能依旧会沉陷于那动听的情话之中,即使她仍然深爱着自己的老公刘斌。

    周一早上,稍作打扮之后,王琪身穿白色体恤和浅蓝色牛仔短裤,如往常一样出门上班了,她所在的单位是离家不远的城北双叶幼稚园,而她的工作,正是幼稚园里的一名教师。

    来到幼稚园,王琪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因为她又可以看到那群天真调皮的孩子们了,从很早以前开始,王琪就特别喜欢小孩子,这不知是出于作为女性的天性原因,还是说仅为个人性格喜好,总之,对于可爱的小孩子,她基本上是毫无抵抗力的,也由此,她当初选择了幼师这一职业。

    来到办公室里先将自己的包放好,与屋子里的其他几名教师亲热的打了声招呼,王琪便一刻都不耽搁的走向了孩子们的教室,由于今天早上并不是她值班在校门外接收孩子们入学,所以,此时一刻没有确定下自己班级上的孩子们到齐,她的心里就总感觉不踏实。

    幼师的工作说起来简单,实际上也并非那么轻松,别看对方只是一群小孩子,可偏偏就是这群小孩子,经常会把你累的晕头转向,却又让你束手无策,不过好在自己班级里的孩子们都非常喜欢王琪这个美女大姐姐老师,这让王琪相比于其他班级的老师们而言,省下了不少的心思和麻烦。

    「小朋友们,早上好呀~」

    走进教室,孩子们正叽叽喳喳欢快地边说边闹个不停,听到王琪的声音,瞬间将全部的目光移到她的身上。

    「琪琪姐姐早上好!」

    「王姐姐早上好!」

    「老师早上好!」

    「……」

    虽说由于孩子们对王琪的喜爱是让她省下了不少心思,可同样也造成了一些困扰,比如说就像现在这种情况,已经耐心教导过孩子们无数次对自己的称呼,可他们仍然是发自内心的喊着王琪为姐姐,而非之前王琪所教他们要说的老师,只有几个乖巧的小丫头听话的喊着老师。

    其实小孩子们喊自己为姐姐,王琪心里是一点也不反感,甚至是很高兴的,毕竟自己年纪本来就不大,可问题在于,每次王琪和其他老师在一起的时候,孩子们也仍然会喊她姐姐,而对于王琪身边那些年纪也不算很大,仅有三十多岁的女老师们,大多数孩子会喊她们为老师还好一点,可有些调皮的孩子会喊阿姨甚至是奶奶,这就让自己的处境有些尴尬了,虽说童言无忌,而王琪更是与孩子们那样称呼她们没有半点关系,但女人的心思,往往都是很细腻且小气多疑的,特别是当那种三四十岁的已婚中年妇女,遇上王琪这种二十多岁的时尚美女。

    「小朋友们,怎么又喊老师为姐姐呀,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从这个周开始,就必须得改变对老师的称呼了吗?」

    「因为姐姐漂亮,所以还要叫姐姐,不叫老师!」

    「对,就叫姐姐,不叫老师。」

    坐在最前面的一名长相清秀俊朗,又带有一丝顽皮邪气的小男孩,大声回答着王琪的问题,紧接着是后面众多孩子们的附和声。

    「赵昊小朋友,又是你在教坏其他小朋友了是不是呀?」

    「我才没有呢,我是乖孩子!」

    看着面前小男孩一脸认真的乖孩子模样,王琪是哭笑不得,摇了摇头,也不再继续纠缠于这个问题,开始认真仔细的清点人数。没几分钟,全班二十五名孩子清点完毕,没有一个遗漏,王琪这时才放下心来,开始带领孩子们进行各种有趣的游戏和学习。

    时间匆匆而过,一场游戏做完之后,王琪正耐心的教着孩子们画画,虽然四五岁的孩子甚至不可能画出什么让人看的懂的东西,但是王琪却一点也没有感到反感与不悦,反而微笑着夸赞着每一个孩子的作品,使的孩子们个个都露出灿烂的笑脸。

    「老师,我想去上厕所。」当王琪四处走动着,来到一名乖巧的小丫头身旁时,小丫头举起手,声音细小的出声说道。

    「琪琪姐姐,我也要去!」坐在一旁的小男孩突然跟上一句,正是之前那个自称乖孩子的赵昊。

    「赵昊小朋友,怎么哪都少不了你呀?」

    「嘿嘿,姐姐,我真的也想去厕所。」

    虽然嘴上说的话有些嫌弃小男孩的意思,但实际上王琪心里是丝毫没有嫌弃他的想法,而调皮捣蛋的赵昊更是已经习惯了美女姐姐对自己这种无奈的语气。

    「那姐姐我自己进去了。」

    王琪带领着两名小孩子来到洗手间门外,还没等她开口,名叫赵昊的小男孩就已经沖进了一旁的男厕,瞬间消失在了略有些低矮的门中。

    「哎!赵昊,你慢点!」在后面急呼一声,却没有办法扔下站在一旁的小女孩,王琪只好任由赵昊独自一人调皮地跑了进去。

    「好了,小佳,老师也带你进去吧。」回过头,微笑着看向老老实实站在自己身边的小女孩儿,王琪牵起她的小手向女厕走去。

    「哎呦!呜……呜哇……」

    一只脚刚踏进女厕,旁边的男厕里突然传来一阵嚎啕大哭的声音,王琪心中一惊,心想:糟糕,肯定是赵昊出事了。

    果不其然,快速沖进男厕的王琪,看到赵昊正四脚着地的趴在地上,鼻子由于撞击到地面而受伤流出了不少血,在赵昊的脚下则是一只歪倒的拖把,显然赵昊是被这只拖把不小心给绊倒了。

    没有一丝犹豫,在抱起赵昊之后,王琪快速向门外跑去,此时附近两名教师刚好闻声赶来,将愣在原地的小女孩拜托给两人,王琪抱着赵昊向着不远处的医务室跑去。

    医务室里,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妇女简单的为赵昊的鼻子做了处理之后,摇了摇头。

    「小王,我看这孩子有可能摔伤鼻软骨了,你最好得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

    「啊,佟姐,你的意思是伤的很严重吗?」听到佟姐的话,王琪心中一阵自责与疼痛,这都怪自己,如果当时自己能够拦下赵昊,别让他那么急匆匆的沖进去,他也就不会来不及注意到脚下的拖把了。

    「也不一定,毕竟我们这是学校,没有那些检查的仪器,你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才能确诊下来。」

    既然佟姐已经这么说了,王琪也觉得有道理,抱起仍在不停抽噎哭泣的赵昊,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白色体恤已经沾染上多处鲜血,快速向着校外跑去。

    打车来到医院,在路上,王琪已经通过在学校的同事,得到了记录在校内的赵昊家人的电话,然后打电话通知了他的家人。

    医院里,耳鼻喉科门诊处,王琪抱着已经做完检查的赵昊坐在椅子上,焦急地等待着对面的医生开口。

    「赵昊的家长是吧?」看似认真仔细的翻看了一阵手中的片子,年近四十的郭医生透过厚厚的镜片,似乎更加认真的盯着面前靓丽又略显焦虑的王琪看着。

    「嗯,我是,医生,赵昊他的鼻子怎么样了?」

    「根据片子来看没什么事,而且现在血也已经止住了,应该没什么问题,放心吧。」

    医生的话总算让王琪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那太好了,谢谢你医生,太谢谢你了。」

    「呵呵,没事,应该做的。」微笑回应着面前美女的同时,郭医生的目光正在王琪的身上快速游走着,特别是胸前那对傲人巨乳,自然是受到了他的额外关注。

    正在此时,一名西装革履的成熟男子快步走了进来,当看到王琪怀中此刻已经停止哭泣的赵昊时,眉头一皱,迈开步子,没几步便来到了王琪的身后。

    「小昊,没事吧?」

    「爸爸!爸爸我没事。」

    听到自己怀中的男孩突然大喊爸爸,王琪回过头,这才发现身后已经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连忙站起身。

    「我说你们这些当老师的,是怎么照顾我孩子的?」同一时刻,眼中只有自己儿子的成熟男人,有些愤怒的怒斥道。

    「对不起对不起,您是赵昊的父亲对吧,实在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照顾好赵昊,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原本怒气沖沖的赵跃,在看到王琪转过身之后,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姣好的容颜,让他一时之间有些愣神,刚刚还準备开口训斥对方一番的怒气,顿时閑散许多,眼神中甚至不易察觉的透露出一丝贪婪。

    「如果孩子出了什么问题的话,不只是你,你们学校自然都得负责。」

    没有再继续不讲理的纠缠,赵跃伸出手抱过王琪怀中的孩子,目光略有不舍的从王琪身上移开,边检查着赵昊被包裹住的鼻子,边向坐在面前的郭医生询问着情况。br target=r r target=r /  随后,郭医生显然是有意将情况说的轻的不能再轻,这让王琪感激的看向他微微点头致谢,以示自己明白郭医生的用意。

    「这么说来,你确定我儿子没事儿是吧?」

    「嗯,当然没事,不信你也可以问一下孩子自己嘛,他现在感觉还疼吗?」

    听完此话,三人同时向着赵跃怀中的男孩看去,男孩左顾右盼一圈,最终面对着王琪的方向。

    「姐姐,我不疼了,你是不是可以带我回学校继续玩了?」

    这一结果,让身为父亲的赵跃为之一愣,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王琪,心中反复思索着什么。

    最终,在医生的一再肯定以及赵昊的哭闹声中,赵跃总算抱着孩子与王琪一起走出了医院。

    医院耳鼻喉科门诊处内,郭守全仍然癡癡地望着刚刚走出门外的靓丽背影的方向,仿佛仍然能够看到那个让自己感到无比兴奋的年轻美女。

    距离医院不远处的一家餐厅里,刚从医院出来的两人,正带着赵昊坐在这里,赵昊面前已经摆满了各种点心,顾不上自己父亲与老师在谈论什么,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赵先生,真的很对不起,我没有照看好赵昊,我……这都是我的的失职。」

    「算了,王琪老师,刚刚听完你的解释,我想我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虽然你有意将整件事揽在自己身上,但我赵跃并非不讲理的人,这件事错不在你,是我这儿子太顽皮了,自己没有注意好安全,所以你也就别自责了。」

    「赵先生,谢谢您能体谅,谢谢。」王琪有些感激的看向面前的男人,没想到刚刚看起来那么沖动的男人,原来也并非不讲理的呢。

    「嗯,还有件事,王琪老师,不知道关于我家里的情况,你了解多少?」

    「您家里的情况?这个,您是什么意思?」赵跃的话让王琪感到有些不解,刚刚放松下来的神经,又略微有些紧张起来。

    「哦,你别误会,呵呵,我是指,我和赵昊他母亲早已经离婚了的事。」

    「啊?您和赵昊的母亲离婚了吗?那这么说,赵昊他是一直在跟着他母亲生活吗?我记得赵昊的母亲每晚都会来学校接他回家的呀。」

    「哦,你指的是陈姐吧,她是我为赵昊请的保姆,实际上自半年前我和妻子离婚后,赵昊一直都是跟着我生活的。」

    「原来是这样,那位陈姐可是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起过你们的家事,所以我还以为她是您的妻子呢,抱歉赵先生。」

    「呵呵,没关系,毕竟也是我要求她不要在外面说这些事的。」

    「嗯……」

    一番閑聊下来,王琪这才知道,活泼顽皮的赵昊,竟然是生活在一个离异家庭中的孩子,而此时赵昊的父亲当着他的面与自己谈论此事,显然赵昊也是已经知道并且不得不接受了吧,想到他这么小的年纪居然就要接受父母离异的残酷现实,王琪心中顿时产生了怜爱与疼惜之情。

    「那么,王琪老师,我还有个要求,不知道你是否能够答应我。」

    「嗯?什么要求,赵先生你说说看,如果有我能帮到赵昊什么的话,那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

    「太好了,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这个要求其实也很简单……」

    ……

    与赵昊的父亲结束谈话之后,王琪独自一人返回了学校,至于赵昊,虽然伤的不是太严重,王琪也同意了赵跃将其带回家中休养一天。

    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中的王琪,马上把自己今天的遭遇告诉了老公刘斌,从而获得老公各种甜言蜜语的安慰,心里感觉踏实了许多。

    「这么说,那个姓赵的希望你能够在周末去他家里继续上班?」躺在床上,刘斌怀中抱着王琪柔软的娇躯,有些不满的问道。

    「哎呀,什么叫继续上班呀,我是过去多陪一下赵昊而已,毕竟他妈妈跟别的男人跑了,而他年纪还那么小,心里肯定会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说着说着,王琪甚至带上了一丝哭腔。

    「可你不是说,他家里请了保姆吗?就算他父亲一个大男人没有时间和精力管孩子,那么身为保姆,不就是为了照顾孩子而去的吗?」刘斌仍然有些不依不挠,这倒不是他小气不愿让王琪去别人家照顾孩子,只是他觉得好歹有个周末的休息时间,结果还得去到孩子家里上班,这有些太折腾王琪了。

    「那怎么能一样呢?保姆就只是打扫一下卫生,做个饭什么的,从来都没有和赵昊有过多的交流,况且赵昊也喜欢我,很喜欢和我交流,所以这个要求我必须得答应的,老公,好不好嘛,求你了,老公~」

    「唉……好吧好吧,其实我还不是为你着想,担心你太累了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拗不过自己的老婆,刘斌只好认输了。

    「嘿嘿,我知道老公你是为了我好,老公最好了,么么哒!」对于刘斌的意思,王琪当然是清楚的,心中感激的同时,不由的想到了自己之前的出轨,一丝丝愧疚自心底再次出现。

    「其实这个周末我和刘浩那小子还说好了一起去海边游玩呢,这么一来,你就不能去了。」

    「哦,这样啊,没关系啦,那你们去玩的开心点就好啦,我以后有时间再去嘛。」

    「嗯,也只能这样了。」

    今晚,两人吃过饭之后便早早躺下了,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出门活动,这倒是害苦了一直等在门前,通过猫眼看向外面情况的王志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