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绿帽遇上红杏

现代都市

「不要……嗯……宏俊……我老公……打电话来了……」 听到王琪的话,李宏俊更加兴奋...

小说首页 我的书架 A- A A+ 收藏 手机

             

5

当绿帽遇上红杏

2020-11-16 18:07

(五)春药

    幼稚园里,赵昊第二天便回到了学校继续上学,王琪也仍然和喜欢的孩子们在一起玩耍,至于刘斌,却被公司里繁重的工作量搞的焦头烂额,急切盼望着周末的到来。

    终于又一次熬过了辛苦的一周,周五晚上,刘斌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家中,一头栽倒在卧室的床上。

    「明天,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有气无力的吐出这句话,刘斌仿佛刚干了十炮八炮似的虚脱了一般。

    「嘿嘿,老公辛苦啦,明天就和刘浩他们好好出去放松一下吧。」

    「嗯?对哦,我差点都忘记了,明天还和刘浩约好了去海边玩,怎么突然又不想去了,好想在床上睡上整整一天啊!」

    「哼,懒猪,出去玩都不愿意呀?别忘了你老婆我明天还得去别人家里照顾小朋友呢,我都还没说累呢。」坐在床边,王琪嘟着小嘴轻打了刘斌的屁股一下。

    「那还不是你自己愿意的,我不让你去你还偏去……」刘斌慢悠悠地坐起身,同时嘴中小声嘀咕着。

    「你说什么呢?」双手叉腰,一副威严的表情瞬间呈现在王琪的脸上。

    「没什么没什么,我什么都没说,琪媚娘饶命!」见王琪故意摆出一副认真的架势,刘斌也顺势演了起来。

    「讨厌啦你老公,你才是武则天呢。」果然,在听到刘斌对自己的称呼之后,王琪演不下去了,伸出一双小手在刘斌胸前胡乱扑腾着。

    「嘿嘿,好好好,那你不是武则天的话,就是慈禧太后喽?慈禧太后的私生活可是很淫乱的哦。」有些贱贱的样子,刘斌一脸淫笑的抓住王琪的那双小手,故意逗弄着自己娇羞的妻子。

    一番嬉闹之后,两人身上都出了不少汗,由于这个周的工作过于劳累,第二天又要和刘浩他们去海边游玩,刘斌最终并没有与王琪进行欢爱,一起简单的沖过澡之后,两人亲密的牵着手出门散步了。

    在小区里随意的四处走动着,即使是这样,王琪也已经心满意足,因为她想要的幸福很简单,只要自己所爱的那个男人也深爱着自己,不论是否有钱是否轰轰烈烈,平淡幸福的在一起便已足够。然而实际上,还有一点是隐藏在王琪的心底,甚至连她自己都不愿去承认的,那便是她虽然深爱着刘斌,但敏感的身体和饑渴的欲望,却经常会使她幻想着自己被其他健壮的男人强奸,尤其是在之前和初恋情人李宏俊的偷情之后,更是让她对那种偷情的刺激和快感念念不忘。

    此时的刘斌,自然不会想到,自己的新婚妻子虽然一直深爱着自己,但脑海里却经常会幻想其他男人,更不会想到她实际上已经和曾经的初恋发生过关系了,只不过,如果真的让刘斌得知这个消息的话,如今拥有着蠢蠢欲动的绿帽心理的他,又是否单单只会气愤而已呢?

    两人散完步準备回去的时候,刚好碰上从外面回来的王志博,不免又是一阵閑聊,同时一起返回楼上。

    「王哥,你这是刚从外面回来吗?」王琪好奇的询问着王志博,她记得王志博并没有工作,只是听说在他的妻子死后自己开了一家不大的书店,雇了两名店员看店,自己偶尔会过去待一会儿,也因此并没怎么见过他这么晚从外面回来过。

    「哦,是啊,今天在店里待的时间久了一些,你们呢,这是下来遛圈来着?」面对美女的主动搭话,王志博赶紧回应,同时沖着站在一旁的刘斌点了点头。

    「是呀,这个周刘斌他一直很忙,好几个晚上都没有陪我下来散步了,终于等到明天周末可以休息了,所以就下来转转。」

    「呵呵,也对,明天就周末了,那你们没有準备去哪里玩吗?」王志博边跟王琪閑聊着,眼神边在王琪的身上悄悄游走着,可总是只能看不能吃这一点,让王志博很是恼火。

    「有呀,準备去海边,不过不是我们两个,是刘斌和他朋友啦,因为我明天还有事,可能得下午两三点钟才能有时间,就去不了了。」虽然语气中透露着惋惜,但是王琪心中却并不后悔答应了赵跃周末去他家里照顾赵昊的事。

    「这样啊,这么说来,小王你明天下午岂不是得一个人无聊的待在家?」听到这个消息,王志博的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些大胆的想法。

    「嗯,应该是吧,对了老公,你们明天什么时候回来?」考虑到自己第二天下午可能真的得一个人宅在家里,王琪转过头询问着一直站在身旁一言未发的刘斌。

    「可能得挺晚的,你知道的,去一趟海边虽然不是很远,可是赶上我和刘浩他们都有时间的机会不多,所以我们準备在那多玩会儿,自己带着烧烤架子,晚上在那边烤肉吃,所以……」刘斌将明天去海边的行程简单说了说。

    「这样呀,好吧,那老公你们就玩的开心点好啦,没关系的,注意安全就好。」听到刘斌的打算,王琪的心中自然是有些失落的,毕竟她也是个爱吃爱玩的小丫头,可是看来自己这次是没有机会去了,失落之余,她却仍然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不想让刘斌因为她的缘故而玩的不开心。

    随后,三人又聊了几句,便各自返回了家中,刘斌知道王琪的心思,所以回家之后便想尽各种办法逗着王琪开心,同时向王琪保证,等到下次她有时间了一定带上她再去海边好好玩一次。

    王志博则是一回到家就仰坐在沙发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良久,他才缓缓坐直了身体,随后从口袋中拿出刚刚得到的一小瓶黄色液体,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

    一夜时间匆匆而过,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餐,刘斌尚在收拾出行所需要的物品,王琪便已经打扮妥当,离开家门去往赵昊家中了。

    并没有什么浓妆艳抹,只是简单的装束,脑后一条长长的马尾辫,身上是一件纯白色的紧身短袖体恤,下身一条浅蓝色的紧身牛仔裤,再加上一双白色的平底鞋,简单清新又健康靓丽,让人不禁眼前一亮,

    当王琪按照赵昊的父亲留给自己的地址来到他家门前的时候,果然如她之前所猜测的一样,这里正是城中有名的富豪聚集地之一,水悦逸品小区,而赵昊家的小别墅正坐落与此。

    轻轻按下门铃,没过多久,一名看上去三十多岁,颇有些姿色的女人打开了门,此人正是之前王琪误以为的赵昊母亲,实际上却是赵昊家的保姆,陈姐。

    「王老师,你来啦,快进来,小昊都吵着等你很久了,呵呵。」见到来人是王琪,陈姐表现的很热情,加上陈姐的穿着打扮一直比较简单朴素,虽然这可能有身为保姆的缘故,但这确实是让王琪对陈姐的印象一直都不错。

    「陈姐,打扰了。」客气两句之后,王琪跟着陈姐进入了屋子。

    宽敞明亮的客厅,有些欧洲中世界的装饰风格,各种家具在王琪眼中更像是古董一般,加上一旁通向二楼的旋转楼梯,还真让她有种进入了一座小城堡的感觉。

    「姐姐,你终于来啦!」

    尚处在惊叹之中的王琪,被楼上护栏旁突然冒出来的小脑袋打断了思绪,定睛一看,正是一脸邪气的小男孩赵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容,任她怎样也不会想到,这个调皮的小男孩家境原来如此之好。

    随后,王琪上楼进入了赵昊的房间,对赵昊开始了家教,只不过虽说是家教,可对于这种小孩子来说,也就是简单的哄他玩罢了,在此期间,王琪一直没有见到赵昊的父亲赵跃,对于这个事业有成却又离异了的男人,王琪的心中难免会产生一些女生们该有的好奇,心中暗暗猜测着他此时应该是在公司工作呢吧?

    转眼间,时间已经接近了中午,在王琪的陪伴下,赵昊的笑声不断从房间中传出,可见赵昊对于王琪的喜爱。

    当两人在陈姐的叫声中下楼后,看到的是餐厅餐桌上摆满的饭菜,以及不知何时回到家中坐在了餐桌旁的赵跃。

    「赵先生。」一声称呼,打断了赵跃有些癡迷的目光,只不过王琪并没有注意到。

    「王老师,真是谢谢你能在周六还特意来照顾小昊,给你添麻烦了。」说话间,赵跃赶紧站起身子,陈姐则是再次从厨房里端出几盘菜。

    「别这么说,赵先生,我也很喜欢小昊,能够多些时间和他相处,我也是挺高兴的。」

    「呵呵,那就好,好了,别的我也不多说了,咱们赶紧坐下吃饭吧,照顾这小子一上午,你肯定也累了。」

    客套几句之后,包括陈姐在内,大家都入座了,此时赵昊却突然开口了。

    「爸爸,你中午不是总不回家吃饭的吗,怎么今天中午回来了呀?」

    「哦,呵呵,小昊,爸爸的公司今天不忙,所以回来陪你们吃个饭,要不然王老师来照顾了你一上午,爸爸都没出现的话,是不是太不礼貌了呀?」

    听完赵跃的解释,赵昊随意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同,然后便迫不及待的动起了筷子,毕竟他只是个孩子,提出的问题也只是因为好奇而随口一问,对于回答的内容却并不在意,相反,坐在一旁的陈姐倒是略有深意的看了赵跃一眼,然后热情地招呼着王琪。

    午饭之后,赵昊便忍不住困意,回到房间午睡了,王琪也因为刚刚与陈姐喝了一点红酒,酒足饭饱,感觉睡意袭来,可总觉得第一次到别人家里就睡在这不太好,而且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留下来的必要了,于是提出了告辞,想着回到自己家之后好好睡上一觉,虽然赵跃与陈姐一再挽留,但王琪还是决定了离开。

    「那我就先走了,赵先生,陈姐。」站在门前,王琪正与二人道别。

    「王老师,你对我们两人的称呼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好像显的陈姐比我平易近人的多啊,哈哈。」

    「赵先生这是哪的话,我可是没有这个意思的。」

    「哎呀,老赵,你看你说的,都让王老师多想了,呵呵,这样吧,我看哪,你们也别总是“赵先生、王老师”的互相称呼了,听的我都觉得别扭,既然大家都认识了,王老师,你以后就叫老赵一声赵哥算了,怎么样?」

    「哈哈,我看行,那我以后就称呼王老师你为小王,应该不为过吧?」

    「既然这样,那好吧,赵哥,陈姐,这样称呼你们听起来也般配一些,嘿嘿。」

    「嘿,你这小丫头,刚改了称呼,就拿我跟你赵哥打趣。」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陈姐脸上却是一脸笑意。不过王琪却是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有些无理,自己怎么会无意间说出这种话,毕竟赵跃之前可是说过了,陈姐只是他家中的保姆而已,而她此时竟然神经大条的拿这事开玩笑,好在两人看起来并未在意。

    「那么,小王,你就真的不在这多玩会了?」再次挽留,不知为何,赵跃似乎很不希望王琪就此离开。

    「嗯,不了,我还是先回去了。」

    随后,再一次道别之后,王琪总算离开了赵跃的家门。

    「嗯……赵跃……你……你说……你是不是对那个小妖精……有想法?」

    赵跃的书房里,此时陈姐正趴在书桌上,承受着身后男人的一下下重击,呻吟浪叫的媚态让人欲罢不能。

    「呵呵,我就知道逃不过你的眼睛,不过你也并没有阻止我的想法不是吗,相反,你还主动帮我给她下了药。」

    「啊……死鬼……不帮你又能怎样……你不还是有办法得到她……哦……用力……可惜……嗯……还是让她给跑了,不然……等上半个小时之后……啊……」

    「哈哈,我就喜欢你这一点,识大体,不然我当初也不会为了你而跟我老婆离婚了,至于那个小妖精,呵呵,不急,她早晚会跟你一样,在我胯下大声浪叫!」

    离开之后的王琪,自然不会知道赵跃与陈姐此时正在干的龌龊事,更是不会知道自己在两人眼中早已是待宰的羔羊,坐上车之后,王琪心中略有些烦躁,不过好在一路顺利的回到了家中。

    原本在午饭之后袭来的睡意,结果经过回家这段路上的燥热,反而消散的无影无蹤,无奈之下,王琪只好褪去身上那身微微有些汗水的衣服,进入洗手间沖了个澡,然后穿上一件宽大的白色体恤,堪堪能够遮住白皙的小屁股,便一头载到床上玩起了手机,胸前一对丰满的乳房上两粒粉嫩的小葡萄,依稀可见。

    几分钟之后,王琪正奇怪今天怎么会这么热,刚洗完澡却又觉得身体热了起来,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大中午头的,会是谁呀?」疑惑中,王琪起身走向了门口,却忘记了自己此时身上仅仅穿着一件白色体恤,甚至在来到门前之后,她也并没有通过猫眼提前看一下外面的来人,这主要都是因为刘斌很少会有不在家的时候,而刘斌在家的情况下,这种事都是刘斌出来开门的,她只是在卧室里待着,即使穿着再暴露也没关系,如今却是习惯了,毫无安全意识。

    推开门,站在外面的正是对门的邻居,王志博,而在门打开之后,显然王志博也没有料到会看到这样一幅景象,披散着秀发的人妻小新娘,居然仅仅穿着一件刚好遮住大腿的白色体恤,胸前的两点凸起以及胯间的漆漆黑影,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加上修长笔直的美腿,无一不在刺激着王志博的神经!白皙如玉的赤裸娇躯可以说是完完全全展露在他的眼前!

    「是你呀,王哥,有什么事吗?」王琪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情况,毕竟在她潜意识里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些,可能在她的意识中,在自己家里就不会有被别人看光的危险吧。

    「王哥?」见王志博目光呆滞,王琪再次发出询问。

    「哦……哦,是……是这么回事,那个,小王,我……我在电脑上记录了书店的进货账单……」语无伦次的将话说到一半,王志博的脑袋此刻根本是空空如也,不知道自己原本想要说些什么了。

    「嗯,然后呢,王哥?」见王志博再一次闭口不语,王琪感到奇怪,又一次询问着。

    「哦,是……是,我……我刚刚不知道点了什么东西,把账单都清空了,所以想来问问你,有没有时间来帮我看一下怎么回事……」总算艰难的说完了自己来找王琪的目的,王志博的目光都不知道该看哪里了,而单纯善良的王琪却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处境。

    说完话,王志博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面对这样诱惑的景色,他都怀疑这个小新娘是不是在故意引诱自己?可是从之前的观察来看,即使面前的这个小新娘真的饑渴难耐,但也不会是这么主动的浪货呀!

    「哦,可以呀,反正我也没事,那就去帮你看看呗。」说着,王琪便出门走了出来,同时还在疑惑王哥今天怎么有点怪怪的。

    就穿成这样去我家!?如此大胆的行为,王志博当真有些无法冷静了,不过他更是求之不得,转身与王琪一起走进了自己的家门。

    想到自己和刘斌结婚之后搬来这里居住,如今倒是第一次来到别人家里,而且还不是主动登门拜访,是别人有求于她,这让王琪觉得自己还真是年轻不懂事,应该早早就来王哥家里拜访一下才是。

    进门后,王志博先让王琪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然后从房间拿出了笔记本电脑放在茶几上,眼睛却是根本离不开王琪那近乎全裸的身体。

    可能是初次来到陌生地方的紧张,王琪总觉得自己有些什么地方做的不妥,而当她在沙发前準备坐下的时候,她也终于意识到了此时自己的打扮跟全裸无异,同时也明白了王志博看自己的眼神为什么一直那么奇怪,可是现在她该怎么办,起身逃回家吗,那样岂不是更丢人,?那么就这样装傻不知道,待会帮王志博弄好了资料就赶紧回去?正犹豫着,王志博已经将电脑摆在了她面前。

    不敢去看王志博的眼睛,在王志博述说着自己之前在电脑上都点过什么之后,王琪还是小心翼翼地伸出了右手,握住面前的鼠标轻轻点弄着,同时左手横放在胸前,试图遮住自己的双乳,两腿也是紧紧夹在一起,努力想要遮挡住自己的私密部位。

    将一杯果汁放在茶几上,王志博随后在王琪身旁坐下,闻着身旁的美女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他感觉自己的下体已经快要爆炸了,而当他看到王琪突然变的紧张拘束起来之后,他也明白过来,这个小丫头之前果然不是有意穿成这样来诱惑自己。

    在陌生男人面前近乎全裸,此时王琪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帮王志博找回他口中的信息,心中满是紧张羞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鉆进去,同时,当她用余光看到坐在一旁的王志博胯间顶起高高的帐篷之后,下体传来的酥痒以及湿润,让王琪更加羞愧不安,她不明白自己在此时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可是偏偏自己的内心却

    又不受控制似的,身体上的温度也在突然升高。

    「怎么样,小王,能够弄好吗?」轻轻向王琪的方向探了下身体,如今这个尤物距离王志博是如此之近,粉嫩的嘴唇,红透的耳朵,性感的锁骨,以及通过宽大的衣领映入眼帘的丰乳,王志博恨不得马上就将面前的小新娘按在自己的胯下猛操!

    「嗯……好像,有点困难。」感受到王志博身体的靠近,浓重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王琪心中犹如小鹿乱撞一般,两腿间更是直接,一股股的淫水从中流出,沾满了整个大腿根,脑海中则是不断的浮现出身旁这个健壮男人的赤身裸体,一幅幅淫乱不堪的画面让她面红耳赤。

    「小王,你,你是不是挺热的?要不先喝口果汁,等会儿再试试吧。」王志博此刻感觉这简直就不是人所能承受的了的,他现在就希望王琪赶紧喝下那杯果汁,然后等到药效发作,意乱情迷之际,他好趁虚而入,毕竟那样才更有把握,也更安全,然而他却没有想到,此刻的王琪,实际上早已在他人的算计之下变的饑渴难耐了。

    已经几乎听不到身旁男人所说的话,王琪的眼睛更是渐渐变的迷离起来,可她仍然想要拼命抵抗着全身上下传来的那股酥痒酸麻的感觉,握着鼠标的右手却在不经意间缓缓收回,轻轻放在了夹紧的两腿之间,甚至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的不妥。

    越来越热的温度,越来越兴奋的内心,使得王琪越发难以忍受,恨不得有个粗壮的鸡巴马上进入自己湿软娇嫩的肉穴里肆意蹂躏,除去药物的影响,实际上本就欲求不满、内心闷骚,才是她此时这么饑渴难耐的主要原因,毕竟她之前被陈姐在红酒中所下的也只是较为普通的催情药而已。

    「小王,你,你这是……」激动之下,王志博说话的气息都变的粗重起来,因为在他面前的王琪,居然逐渐变的放蕩起来,美目微闭,朱唇轻启,吐气如兰,原本遮挡在胸前的右手,变成了轻微的揉动,左手也是从鼠标上收回,伸入两腿之间,似乎在抠弄着自己的下体!

    虽然心中兴奋不已,可是王志博却感到不解,明明那杯果汁还未动分毫,怎么面前的小美人就突然发情起来了呢?不过疑惑归疑惑,此时的王志博更是巴不得早早得到这具鲜美迷人的肉体,见王琪并没有回应自己,终于,一个饿狼扑食,王志博将浪蕩不已的王琪扑倒在沙发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