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绿帽遇上红杏

现代都市

「不要……嗯……宏俊……我老公……打电话来了……」 听到王琪的话,李宏俊更加兴奋...

小说首页 我的书架 A- A A+ 收藏 手机

             

6

当绿帽遇上红杏

2020-11-16 18:19

 (六)情欲

    炎热的夏天,海边自然是一个好去处,尤其对于男人们来说,沙滩上各色泳衣美女的诱惑,使得他们本就酷热无比的内心,更是犹如火上浇油般兴奋。

    刘斌与刘浩几人,此时便正在沙滩边的遮阳伞下悠閑地躺着,每当有身材性感迷人的美女走过,都是免不了被刘浩几人的一阵阵口哨声调戏。

    「快看快看,斌哥,那边那个美女的身材太棒了,童颜巨乳啊!」随着刘浩手指的方向看去,确实是一个身穿粉色性感比基尼的美女,胸前一对丰满的乳房简直都快要爆炸开来,只不过刘斌却只是随意看了一眼,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嗯,还不错。」平淡的语气,表露出刘斌的态度。

    「不是吧,斌哥,你就这反应?」;刘浩有些纳闷,刘斌自从来了到现在,貌似一直都对身边众多的美女视若无睹一般,这可不是当年在大学里视色如命的刘斌呀!

    「要不然呢?你别忘了,我现在可都结婚了。」

    「哈哈哈,别开玩笑了斌哥,结婚又怎么了,难道男人结婚以后就对其他美女自动免疫了?那还是男人吗?」对于刘斌的解释,刘浩忍不住大笑出声,这种理由无论是放在任何男人身上都不合适吧,毕竟那种对于异性的原始欲望是发自内心的,又岂是婚姻可以说困住就困住的?

    然而刘浩仅是开玩笑的话,却让刘斌突然感到一愣,是啊,现在的自己,好像除了对自己的妻子王琪有兴趣以外,对于其他女人,他都是毫无兴趣,而至于对自己妻子的兴趣,好像也在心中产生着一些奇怪的想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此刻,在海边的刘斌正陷入沉思,而身为刘斌妻子的王琪,却正被邻居王志博架起修长的双腿,用粗长的鸡巴狠狠地进入了她饑渴的身体。

    「小王,我太喜欢你了,终于能够得到你了,小王!」

    虽然不明白王琪为什么会突然在自己面前发骚,可王志博也不是什么善类,甚何况他原本的目的也正是如此,如今省下了多余的麻烦和时间,他自然是不会浪费这个机会,趁着王琪意乱情迷之际,王志博在扑上王琪的身体之后,快速的褪下自己的裤子。

    原本还担心王琪会有所挣扎和反抗,可哪里知道,当王志博的手顺着王琪光滑的大腿摸到那诱人的私处时,入手却是一片湿滑,就连王琪屁股下面的沙发上都是一片水渍,可见王琪已经饑渴难耐到什么地步,因此,王志博几乎没有犹豫,急不可耐的便将自己怒挺的鸡巴插进了王琪湿漉漉的骚穴里,享受着这终于到手的小新娘。

    「嗯……痒……嗯……好痒……啊……你……啊……」

    从被扑倒到被插入,虽说只有短短十几二十秒的时间,可若是普通人,在这段时间里做出反抗还是不难的,至少出声抗拒是完全可以的,只不过对于现在的王琪来说,她却几乎没有丝毫的反抗,柔弱无骨的小手轻微推搡了两下,不知到底是在拒绝还是欲拒还迎,而在下一秒,一双藕臂更是紧紧揽住了身上男人的脖子,享受着空虚的身体终于被肉棒填满的满足感。

    「天啊,太紧了!太紧了小王,太舒服了啊!」插入之后,王志博感觉自己的鸡巴仿佛被一张紧凑无比的小嘴用力吸住,那种处女般的压迫感,是他之前在自己已故的老婆身上从来都没有感受到的!

    「好满……嗯……好涨……啊……快……快动……快……」王琪此刻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常人应有的意识,长时间以来对于性生活的不满足,与初恋唯一的一次出轨后,心中所产生的对于偷情的刺激感,再加上催情药的催化作用,使得她的思维陷入了疯狂、兴奋的状态,也使得她根本意识不到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是谁,只知道那是一具健壮男人的躯体,更是一根自己幻想已久的粗长鸡巴,此时终于真真切切的进入了自己的身体!

    「好!我动,我动!啊,天吶,这是真的吗?简直太幸福了,就像做梦一样啊!真是想不到,原来你是这么一个骚货,太不可思议了!」在王志博看来,这一切确实相当的不可思议,毕竟他不知道王琪之前已经被人下药,而在没有喝下自己準备好的催情药的情况下就发骚发浪到这个模样,实在让人惊讶不已。

    「噢……好快……啊……太……太大了……不行……不行了……要尿了……呀……」王志博心中虽然还有些惊讶,可王琪却是在药物的作用下完全失去了思维能力,与其说王志博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不现实,倒不如说王琪更觉得自己此刻是在做梦,如同飘在云端一般。

    在粗壮肉棒的一次次进攻下,王琪只知道进入自己身体的肉棒是何等的坚硬、粗壮,这是自己的老公刘斌从来都不能给自己的,而刘斌的身影在脑海中出现的剎那间,王琪心中产生的不是愧疚,更不是不安,而是更加兴奋刺激的偷情快感!这,就是隐藏在王琪心底最隐晦之处的欲望,一个淫蕩骚货的欲望!

    心中的激动,导致王志博在拼命抽插的同时,全身都在兴奋地颤抖着,一双大手紧紧掐住王琪的柳腰,奋力将自己的肉棒次次深入到底,神经被刺激的仿佛短路般,直到许久,才想起将王琪身上的衣服撩起,品尝那一对饱满挺立的双乳,眼中的欲火仿佛要喷发出来一半。

    「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陷入癫狂的王志博,语无伦次的吼叫着,而若放在平时,这样粗暴的性爱,绝对会让王琪那娇嫩的身躯承受不起,好在今时不同往日,虽然两片粉嫩滴水的阴唇已经明显有些红肿,可在催情药物的作用下,王琪多日积攒下来的情欲爆发出来,即使身体已经受伤,但脑海里仍在不断发出索取的信息。

    近十分钟的强力抽插,即使再兴奋,王志博也感到有些体力不支了,王琪更是在这期间达到了两次高潮,阴道内喷流而出的淫水,使得两人的下体处都是一片粘稠的淫液,有些不舍的抽出肉棒,王志博深吸一口气,随后将王琪的上衣脱下,然后将其完全赤裸的娇躯拦腰抱起,走向卧室。

    将满脸红晕的王琪轻轻放在床上,摆出后入的姿势,高高撅起的小屁股缝隙中间是一处粉色的菊花肉穴,紧凑的褶皱让王志博不难看出,这绝对还是一处未经开发之地!

    用手指轻轻划过那处娇嫩的菊花肉穴,引来王琪娇躯的一阵轻颤,只是略作思索,王志博最终还是放弃了侵入此处的打算,不是他不想,而是那处菊花肉洞实在太紧太嫩,在没有充分準备的前提下就贸然进入,只会给王琪带来相当大的痛苦,得不偿失。

    再一次提枪上马,王志博迫不及待的将粗壮的鸡巴插入了粉嫩湿滑的骚穴中,温暖紧凑的感觉,让他感觉自己仿佛再次进入了天堂,舒适之感不言而喻。

    「啊……不……啊……天呀……怎么……这么大……啊……」

    要说此时的王琪,其实在经历了两次高潮之后,心中的那股欲火已经发泄的差不多,催情药的作用更是已经大大减退,脑海中的思路逐渐清晰起来,在被王志博触碰到后庭菊花的那一下,娇躯一颤,心中更是清清楚楚地意识到了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是那么的放蕩,那么的不堪,然而这一切,她只以为是自己长久以来的不满足,以及意志的不坚定才发生的,并没有往被下药那方面思考,但这也让她越发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浪蕩不堪,今后又该怎么面对自己的老公?

    虽然意识已经清醒,心中更是万千思绪瞬间涌来,可在王琪身后的男人可不知道这一切的变化,依然坚挺的鸡巴在进入王琪的身体之后,继续开始了抽插,而这狠狠地插入,也让王琪一时间再次迷离起来,这么大的肉棒进入了自己的身体,这种感觉,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舒服,那么的幸福!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原本还在自责自己的放蕩不堪,瞬间却又转变为害怕失去这如梦般的感受,仅仅是因为一根满足了自己的肉棒,要问王琪喜不喜欢身后的男人,那答案必然是否定的,在她的心里,她所爱的男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刘斌,而如果问她喜不喜欢此刻进入自己身体的鸡巴,那答案也是能够确定的,那就是非常喜欢!相反的,她却并不喜欢或者说并不满足于刘斌的鸡巴,这就是性与爱的区分。

    「大吧?是很大对吧?小王,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真的很久很久了!自从你搬来这个小区里居住,我无时无刻不在注意着你,无时无刻不想得到你,没想到今天,我居然真的能够把你骑在身下!哈哈,哈哈哈,就算现在让我去死,我也心满意足了啊!」

    经过刚刚在沙发上的紧张兴奋,王志博此刻总算能够一口气将自己心中的爱意表达出来,只不过言语间仍然充满激动,可见他心中对于这一天的到来感到多么的不可思议,如梦如幻。

    「你……啊……王哥……你别说了……嗯……嗯……」

    听到已经将自己的躯体完全占有的男人此刻又说出如此真情的告白,已经拥有了清醒意识的王琪既有些欣喜又十分不安,下意识的出口阻止着,然而身体却仍然不由自主的随着王志博的抽插而前后摆动,一对巨乳更是随着身体的摆动而晃动不止,让王琪觉得自己真是淫蕩到了极点。

    「小王,你终于肯开口跟我说话了小王!我知道你肯定是羞于开口,所以一直都不好意思跟我说话,不过没关系,我不会怪你的小王,我会满足你,帮着小刘满足你!」说话间,王志博似乎更加兴奋起来,抽插的力度竟逐渐加大,深紫色如鹅蛋般大小的龟头次次露出,又快速深入底部,引来王琪的阵阵娇喘!

    「啊……不……不要……太深了……啊……受不了……我受不了呀……啊……快停下……快停下啊……啊……」

    对于王琪的哀求,王志博就像是根本听不到一样,继续大力进出着身前娇嫩的肉穴,因为在他看来,女人在喊着不要了的时候,往往就是最舒服的时候,此刻的她们并非是真的想要你停下,而是想要你更加用力,使她登上幸福舒适的高峰!

    果然,快速且大力的抽插,使得王琪在片刻之后突然犹如癫痫般浑身抽搐,骚嫩的肉穴更是紧紧夹住王志博粗壮的鸡巴,一股股的阴精仿佛洪水般喷薄而出,与此同时,王志博也终于忍耐不住,将鸡巴狠狠地全根插入肉穴,两人的私密之处几乎没有一丝缝隙,随后浓稠的子孙精液爆发而出,全数进入了王琪的身体深处。

    「我要射了,我要射了小王!啊!!!」

    「啊……噢……唔……呜呜……呜呜呜……啊……嗯……」

    强烈的高潮袭来,使得王琪虽然心中想要阻止,可无奈身体与嘴巴似乎都不受自己的控制了一般,任凭身后的男人在自己柔嫩的肉穴中射入了精液,而自己也在高潮的刺激中几乎虚脱,只剩下发出几声呜咽的力气了。

    转眼间,已经到了傍晚时分,海边沙滩上,刘斌等人正将烧烤架从车上拿下来,直到此时,他们的玩乐时分似乎才刚刚开始,然而这一整天,刘斌的心中都有些不安,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思索良久,他还是决定给老婆打个电话,想要询问一下王琪这一天过的是否顺利。

    另一边,远在王志博家中床上的王琪,正赤裸着娇躯躺在王志博的怀中,身上盖了一条薄毯,却根本无法遮掩住她诱人的身段和略显妩媚的姿态,轻轻将手机放在一旁,王琪不知道刚刚的通话,刘斌是否听出了自己的嗓音有些沙哑。

    「小刘他说什么了?」温柔的语气自身旁健壮男人的口中说出,正是之前与王琪疯狂交欢的王志博。

    「没什么,就问我今天过的怎么样。」王琪的语气不冷不热,让人摸不清她的心思,只是明显红肿的双眼,表明了她刚刚似乎痛苦了一场。

    「哦,那……他没有听出什么异常吧?」

    「不知道,应该没有吧。」

    之前结束了交欢之后,王琪心中犹如火山喷发般,爆发出无尽的羞愧与悔恨,哭闹不止,随后身旁的王志博一直温柔的安慰着她,更是用强劲有力的臂膀将其紧紧揽入怀中,即使王琪一口狠狠地咬在了他的肩膀上,丝丝鲜血流出,他也没有放手,这让王琪难过之余,却也有些感动,甚至小小的庆幸自己还算是被一个真正有心之人所占有,想到这里,心中的羞愧不安竟也消散许多。

    此时,距离欢爱之时早已过了三四个小时,王琪在情绪平静下来之后就这样任由王志博怀抱着靠坐在床上,虽然眼泪仍旧持续滴落了许久,可情绪显然已经不再那么激动,随后更是在王志博的故意逗乐之下勉强破涕为笑。

    「好了,我该回去了。」终于,在与刘斌通过电话之后,王琪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不该在此继续放纵下去,艰难的起身穿衣,準备离开,而王志博则是一直跟在她身后,沉默不语。

    穿上那唯一的一件上衣,王琪步履有些蹒跚的走向门前,随后开门走出去,没有回头也没有言语,王志博站在门内,看着她缓步走到了对面的门前,眼神中充满不舍。

    「小王,我……」终于,王志博还是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又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看来,你不想让我回去,对吗?」依旧没有回头,王琪语气中似乎有些无奈,但不知为何她并没有急着回到家中,而是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

    「呃……小王,你……你这话的意思是?」捉摸不透王琪的心思,王志博结结巴巴的开口。

    「我出门的时候,除了手中的手机,就连衣服都只穿了这一件,好像也并没有带钥匙……」逐渐变的细小的声音,虽然更多的仍是无奈,但也充满娇羞的意味。

    「啊,那,那要不,你先来我家在待会儿?」

    「哦。」略作迟疑,王琪还是应答下来,同时深深地低下脑袋,更是不好意思回头去看王志博,原本就这样回到家中就可以暂时不再面对的,可偏偏又要这样回到那羞愧之地,难道自己真的犹如之前的表现一样,是一个放蕩的女人吗?

    在王琪彷徨不安之时,身后一双有力的臂膀却是已经将她拦腰抱起,迈着稳健的步伐,再次走向那充满浓重淫糜气息的房间之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