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绿帽遇上红杏

现代都市

「不要……嗯……宏俊……我老公……打电话来了……」 听到王琪的话,李宏俊更加兴奋...

小说首页 我的书架 A- A A+ 收藏 手机

             

18

当绿帽遇上红杏

2020-11-16 18:27

(十八)癫狂绝境



即使三人之间制定了协议,相信有很多问题仍旧是无法避免的,不过好在王志博的为人还算不错,除了有时候会在隔壁象是故意操的琪琪大声浪叫给我听以外,其他时候他在我面前一直都表现出略显尴尬的样子,似乎仍然不是太好意思面对我这个正牌男主人。

转眼间,半个多月的同居生活已经过去了,除去刚开始时候的不习惯,以至于在琪琪属于王志博所属的时间里,我失口叫错过好几次琪琪为老婆,结果我自然也就受到了处罚,将琪琪的归属权又白白送给了王志博好几天,然而这样的处罚结果并没有使我感到失落,反而让我的内心产生一阵阵兴奋的快感。

前阵子,刘浩给我来了电话,说是已经查清楚了赵跃的底细,并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只不过是一家小公司的老板,近几年发财多赚了几个钱而已,甚至都不需要他的军区老爹出手帮忙,直接交给宋亮就能轻松解决了,而宋亮的父亲,是我们这里几家夜总会的老板,可以说在黑白两道都吃的很开。

结果就在刘浩告诉我这个情况之后没过两天,宋亮也给我打来了电话,说是已经帮我收拾了那个姓赵的,严重食物中毒,至少要在医院里住上一个多月不说,就连他公司里的重要资料也被人外泄,现在面临严重危机,眼看就要垮了,而这一切的发生,只不过是宋亮搞到了他家里的保姆陈姐在外面与男人私通的证据,同时又得知了她与赵跃之间的关系,便以此威胁这个保姆做了些手脚,毕竟这个保姆也只不过是看中了赵跃的钱而已。

没想到事情会处理的这幺顺利,虽说我很不幸的交了王辉这样的败类兄弟,可是刘浩与宋亮这两人,对我确实没的说,我也只能是在今后有机会的话尽力帮他们做点什么了,不过可能他们两根本也不会给我这样的机会吧。

今天是周六,我和琪琪都不需要上班,然而琪琪现在却并没有陪在我的身边,因为按照协议内容规定,今天的她是属于王志博的。

一整天的时间,我都是独自一人待在家里度过的,琪琪被王志博带出了家门,不知道去了哪里,而琪琪出门前的穿着,却是一直萦绕在我眼前,让我无比震惊与兴奋。

记得琪琪出门时的装扮相当简单,只有一件黑色的紧身包臀打底连衣裙!除此之外,就只剩下脚上那一双黑色高跟鞋了,甚至透过连衣裙那层稀薄的面料,我都能隐约看出她胸前那对高耸的双乳毫无束缚的挺立着!

琪琪她没有穿胸衣,这是无须怀疑的事实了,那么,她会不会也没有穿……我不敢去想,要知道,虽然琪琪以前的穿着打扮也同样前卫,可是那并非是开放,而这一次跟王志博出门时的穿着,当真是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难道琪琪她变了吗?

一天的时间就这样在各种猜想与好奇中度过,傍晚时分,我正在准备晚饭,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不会是琪琪和王志博今晚不回来了吧?

拿起手机,来电人并不是琪琪或者王志博,而是刘浩?

“浩子,怎么了?”

“斌哥啊,我和亮子今晚准备去你那吃个饭呢,你在家吧?”

“啊?你和亮子要来我家?”

听到刘浩和宋亮要来,我心里的第一反应是害怕,因为如今我家里不只是我和琪琪两个人,还有着琪琪的另一个老公,王志博。

“对啊,怎么了斌哥,不方便吗?我们这都快到你家小区了。”

“卧槽!这幺快?那好吧,你们来吧。”

说完我便不等刘浩回话,赶紧挂断了电话,转身在家里到处收拾,尽量将王志博的东西摆放的不是那么随意,看起来象是暂住在这里的客人一样。

十分钟左右之后,在我刚把王志博与琪琪的情侣牙刷放起来的同时,门铃声响了起来,不用猜,身上带着钥匙的琪琪和王志博是不会按门铃的,这肯定是刘浩他们两个人到了。

怀着些许紧张的心情,我快步来到门前,平稳了一下心境,打开了家门。

“斌哥。”

站在门外的,正是刘浩和宋亮,两人的怀中各抱着一箱啤酒,看来今晚是准备来我这疯玩来了。

“浩子,亮子,快进来。”

招呼两人进门坐下之后,我按照之前想好的解释,告诉两人这几天琪琪的表哥暂时在我们家里借住,琪琪这会儿正带着她表哥在外面逛街还没回来呢。

我的话刚说完没过多久,面对着客厅的门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和一阵嬉笑声,紧接着,门被人从外面用钥匙打开了。

依旧是出门时所穿的那件性感暴露的紧身连衣裙,裸露在外的香肩和几乎全裸的美腿,不知道琪琪她今天在外面时,心里是否会紧张害羞呢?

“嘻嘻,讨厌啦,都到家了,你别闹了,我受不……呀!刘……刘浩?宋亮?”

门被打开的那一刻,我的内心紧张万分,这才记起刚刚居然没有提前打电话通知琪琪他们一声,如果此时被刘浩和宋亮两人发现了什么,那我的脸还往哪搁呢?

“刘浩,宋亮,你们俩怎么来了?”

听的出来,琪琪的语气中同样透露着紧张,不过还好在开门的那一刻,她和王志博之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过分亲密的行为,只是紧紧握在一起的双手,也在瞬间快速分开了,想必仅凭这一点,并不至于引起两人的猜疑吧?

“嫂子,我们两个来你家里混饭吃呢,嘿嘿。”

听到刘浩那如往常一样没正经的语气,让我稍微安下心来,赶紧上前为几人做着介绍,免的待会儿琪琪和王志博又说错了什么。

“来,浩子,亮子,我给你们两介绍一下,这位就是琪琪的表哥,你们叫他王哥就可以了。表哥,这两位是我的好兄弟,刘浩和宋亮。”

互相打过招呼,琪琪和王志博显然也明白了我的意思,顺着我的话往下说着。

“老公,我先把刚买的蔬菜水果放进厨房里去,你们先坐会儿。”

“嗯,去吧。”

说着,琪琪接过王志博手中的东西,扭动着性感的腰肢走进了厨房,我们四个男人站在原地看着那道诱惑的背影好一会儿,最终尴尬的互相笑了笑,然后来到沙发前坐下,聊天扯淡。

“斌哥,我和亮子可真是打算过来混饭吃的,你看王哥应该也还没吃,是不是得让嫂子给我们露一手?嘿嘿。”

“你们两个家伙,好吧,反正我也还没吃呢,你们来之前我正准备做晚饭来着,那我先去厨房看看跟琪琪说一声,你们和表哥先坐一会儿。”

“嗯,哥你去吧。”

来到厨房里,琪琪并没有注意到我,此时她正低着头站在原地,双手按在厨台上,身体似乎略微有些颤抖?琪琪她这是怎么了?

“琪琪,你没事吧?”

“啊!刘……老公,我……我没事,你怎么进来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琪琪对于在哪一天该称呼谁为老公,可以说确实是适应的很不错,所以在刚刚看到我时的第一反应,我听的出来,她是准备喊我名字的。

“哦,我就是想进来跟你说一下,大家都还没吃饭呢,所以你看是不是可以准备点晚饭?”

“可以呀,那我这就……嗯……等一下……老公……我……我要先去一下洗手间。”

“怎么了,琪琪,肚子不舒服吗?”

琪琪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已经急匆匆的走出了厨房,只不过从背后看她走路的姿势,为什么会那么奇怪呢?还有她刚刚满脸潮红的表情,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算了,还是不想那么多了,既然琪琪去洗手间了,那么我还是先帮着把菜收拾一下,等一会儿她出来了直接下锅就可以了。

看来今天琪琪和王志博应该是去逛了超市,各种蔬菜水果买了一堆,此时全部堆放在厨房里的厨台上。

“咦?这是什么东西?”

正当我准备看一下两人都买了些什么蔬菜,准备挑选几种清洗收拾一下的时候,菜堆之中的一个浅粉色小塑料口袋映入了我的视线。

这是……强力无线遥控跳蛋!?

塑料口袋里装着的,是一个盒子,盒子明晃晃的几个大字以及逼真的图片,充分的向我说明了这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东西。

没想到琪琪居然会答应王志博买这种东西,她之前一直跟我说不喜欢这些冷冰冰的假东西,说是对这类东西丝毫没有兴趣来着,结果现在居然会为了王志博……我的心里,瞬间充满了异样的兴奋!

伸手拿起盒子,十分轻盈,不象是装有东西的感觉,难道!?

我突然猜想到了什么,难道琪琪刚刚的表现,正是因为这个东西此刻就在她的身体里,至于遥控器,很有可能就在王志博的手中?

兴奋却又期待的刺激感,自我的心底如涌泉般冒出来,虽然我并不能确认自己的猜测,但是我相信自己的猜测是八九不离十的,他们很有可能就是这幺做的,而答案,也只需要我打开盒子看一眼,里面是否已经空无一物便可知道。

一分钟之后,我回到了客厅,心里也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

“斌哥,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没事,哎?表哥呢,他去哪了?”

“哦,刚刚嫂子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把王哥叫进卧室里了,好像说是王哥家里人有电话打过来。”

“这样啊。”

听完刘浩的回答,我转过头看着紧闭的卧室房门,琪琪和王志博会在里面做什么呢?

没过多久,正在我和刘浩他们聊天说话的时候,琪琪和王志博从卧室里出来了。

“不好意思两位,家里人刚打电话过来,我和表妹一起跟家里人聊了会儿。”

出来以后,王志博心情似乎不错,一脸笑容的回到沙发前坐下,琪琪则是低着头快步走向了厨房,只不过她走路时的双腿,似乎仍然有些不自觉的夹紧着,难道跳蛋还在其中没有拿出来吗?

闲聊了没一会儿功夫,琪琪已经准备好了几道菜,喊着我们去餐厅坐下。

刘浩和宋亮这次来找我的目的本来就是不醉不归,加上王志博这家伙也是个能喝的主,配上琪琪这个美女和一桌的美味菜肴,结果可想而知,很快我们五人便将刘浩他们拿来的两箱啤酒喝完了,随后换上了我家中的白酒。

“老公,差不多就别喝了。”

看到四个大老爷们儿换上白酒之后继续没节制的喝着,琪琪坐在我身旁极力劝阻着,毕竟大家都知道,如果在酒桌上连续换着两种酒喝的话,那基本上是肯定要醉的,即使酒量比较不错的人,也因此,琪琪在喝了几杯啤酒之后就停下了,没有跟着我们继续喝。

“没事儿,大家开心嘛不是,继续喝,继续喝!”

“就是,嫂子……你……你就别担心了……你还怕斌哥喝多了,去找小姐不成?哈哈……哈哈哈……”

刘浩这家伙,显然是喝的有点多了,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

“胡说!琪琪姐……琪琪姐是怕……怕斌哥喝多了……今晚没人陪她……哈哈哈……”

宋亮这小子平常就是油嘴滑舌,如今喝多了酒,果然还是这幺色。

“没事,小刘你喝多了的话……今晚我陪琪琪睡就是了,呵呵。”

此时,坐在琪琪另一边的王志博也故意开起了玩笑,当然他话里的内容,其实并不是玩笑,而是事实,只不过刘浩和宋亮两人不会知道罢了。

最后,我终于是喝趴下了,在失去意识之前,我只记得比我先倒下的,只有宋亮,其他两人还有琪琪,仍然清醒着,至少没有像我一样即将不省人事……

清晨,我感觉自己头疼的象是裂开了一样,而且全身酸痛,甚至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啊!”

突然,一道惊慌的喊叫声传进我的耳朵,听声音,似乎是个女的,而且应该不是在我的身边,对了!那貌似是琪琪的声音吧?

可是我依然没有力气起身,只能是试图缓缓睁开双眼,然而窗外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又让我赶紧闭紧了双眼,只是在前一刻,我似乎看到有一道身影从我头顶掠过,好像是有个人睡在我的旁边,刚刚翻身下床?

接下来,是一阵乱哄哄的对话……

“琪琪,你……你和他们两个……”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王哥,我们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啊,肯定是昨晚喝多了。”

“你们这样对的起小刘吗?”

“呜呜……别说了,王哥,你别说他们了……呜呜呜……”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为什么我的脑袋,感觉昏沉沉的,有些反应不过来呢?这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吧,可是为什么我就是想不明白问题的所在呢,只是,还想继续睡……

“哎呦,头……头好痛……”

“老公,你醒啦?”

“嗯?琪琪,是你呀,我的头好痛啊。”

此时好像已经是中午了吧?以我此时躺在床上的姿势,看不到窗户外的太阳,却有充足的阳光照射进来,看来我醉了很久呀。

“我睡了多久了,琪琪?”

“现在是中午了,你从昨晚睡到现在,老公。”

在琪琪的搀扶下,我缓缓坐起了身子,同时接过了琪琪递过来的茶水。

“居然睡了这幺久,对了,刘浩他们人呢?”

“哦,刘浩和宋亮他们……已经走了,早就走了……”

刚刚睡醒,我还没来得及仔细注意琪琪,可是说起刘浩和宋亮的名字,琪琪的语气突然有些奇怪,我这才注意到琪琪的双眼有些红肿,似乎刚哭过不久。

“琪琪,怎么了,你哭过?”

“没……没有呀,怎么这幺问?”

“那你的眼睛,怎么红了?”

“哎呀,昨晚喝了那么多酒,我的眼睛当然会红呀,你还不是一样。”

“这样啊,好吧,那王哥呢,他去哪了?”

“他去他的书店了。”

与琪琪简单聊了几句之后,我的脑袋总算是逐渐清醒了过来,下床走了几步,我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休息,琪琪在厨房里给我准备午饭。

突然,我想起自己之前似乎模模糊糊醒过来一次,而且还听到了一些对话。

“琪琪,早上有发生什么吗?我记得我好像模模糊糊的醒过来一次。”

厨房里的琪琪,没有回答我,她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吗?

“琪琪?”

“哦,没有呀,没有发生什么,怎么了?”

是吗,难道是我听错了?还是说,那是我在做梦呢?

最后我也没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结,看来很可能确实是我听错了而已,因为之后我也问了王志博,甚至还给刘浩打了电话随口问了一下他,结果他们都很疑惑我在说什么,都表示那天早上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很快,十几天的时间又过去了,冥冥之中,我总觉得琪琪与王志博越来越恩爱了,甚至比我和她更象是夫妻一样,这不仅没有让我感到害怕与担忧,反而感觉心里充满了变态般的刺激感,有一种心爱之人被别人征服的受虐快感,甚至很希望琪琪是心甘情愿的被王志博所征服的,无论是肉体上还是精神上,也因此,我在心里做下了决定。

今天,是我们三人签订的协议到期的日子,清早起床之后,我们三人便坐在了客厅。

“小刘,你看协议已经到期了,如果你们已经玩够了的话,就跟我明说,我就搬回自己家去住,绝对不用担心我会生气翻脸。”

“王哥,关于你搬回去住的事,我表示认同。”

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王志博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了,甚至眼神中还透露出失望以及些许痛恨的目光。

琪琪坐在一旁微涨着嘴巴,似乎也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句话,毕竟我曾在她面前不知多少次的强调过自己有多么喜欢被戴绿帽子的感觉,因此,无论如何她也不会想到我会让王志博离开吧。

“不过,琪琪也要跟着你一起回去。”

“啊?什……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愿意跟王哥你继续签订一份协议,这一次,让琪琪跟着你回家像真正的夫妻一样过日子。”

“老公,你……你说什么呢?”

“琪琪,你没有听错,我真的愿意,而且我相信你也是喜欢的,对吗?”

琪琪没有回答我,虽然她的眉头微皱,但是我想我能够知道她的心思,她肯定是愿意的。

“小刘你真的想再和我签订一份协议,让琪琪跟我走?”

“嗯,真的,不过当然她还是要偶尔回来陪陪我的。”

在王志博与琪琪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我甚至拿出了前一天晚上就已经写好了的协议书,即使之前没有和他们商议,我也相信他们完全会接受。

《三人关系协议书》

甲方刘斌,乙方王志博,丙方王琪,三人出于自愿,共同协商签订此协议,在此协议生效时间内,丙方王琪不再是甲方刘斌名义上的个人妻子,三人之间的关系将以此协议内容为准。

~1、自即日起,一年时间内,丙方王琪完全归属乙方王志博所有,两人是夫妻关系,两人之间的任何行为皆与甲方刘斌无关。

~2、每个月有三天时间,丙方王琪可以归属甲方刘斌,这三天时间由甲方刘斌每个月随时选择,前提是需要提前通知乙方王志博,且获得乙方王志博和丙方王琪的同意。另外,每个月三天时间不保留不累加,过期作废。

~3、甲方刘斌与乙方王志博都不得使丙方王琪怀孕。甲方刘斌与丙方王琪只能以戴避孕套的方式发生性关系,其他方式一律禁止,包括口交,乳交,内射,颜射等;乙方王志博可以以任何方式与丙方王琪发生性关系,包括口交,乳交,内射,颜射等。

~4、在丙方王琪属于乙方王志博期间,甲方刘斌不得以言语调戏、挑逗等任何方式勾引丙方王琪,更不能有任何单独见面以及身体接触,否则将被视为违规,每违规一次,此协议期限延长一个月。

在王志博与琪琪不解的目光中,我已经激动兴奋的首先在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已经可以说是相当疯狂了,可是我却忍不住,控制不住自己的这股“疯狂”,我不知道现在这幺做到底有没有错,可我知道我的心里确实想要这幺做。

“老公,你真的想让我跟他走吗?一年的时间?”

“琪琪,你……你是怎么想的呢?”

没有回答我,琪琪似乎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却最终没有说出来,而是拿起一旁的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最后,王志博更是满心欢喜的在协议上签了字,这份“不公平”协议,在我满心的期待与兴奋中,真的成功签下了。

“那么小刘,我和琪琪这就收拾东西去我家住了?”

“嗯。”

“老公……”

琪琪的眼神中充满不舍,以及另外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然而这种场面,却让我兴奋异常,似乎,我已经使自己陷入了一种即将无法回头的可悲境地?

返回顶部